主页

网瘾到底是谁的病(上)

11年前 [09-01 22:48 周二]

                           央视今日观察栏目截图

  导读:中央电视台《今日观察》栏目昨日播出了“网瘾到底是谁的病”节目,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为戒网瘾,15岁少年被送进“训练营”,十几个小时却意外身亡。戒网瘾,为何戒出一条命案?《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大家好!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一起发生在戒除网瘾训练营的少年死亡事件。广西南宁的一名16岁的少年因迷恋上网,被父母送到了一家“训练营”戒除网瘾,但是十多个小时候之后却突然死亡。到底是什么样的“训练”让花季少年意外死亡?这起事件的背后,偶然凸显了怎样的一种必然?今天我们将对此展开评论。

  两位评论员是向松祚和刘戈,同时请大家登陆央视网发表您的观点和建议,稍候我们会关注到您的留言。

  首先,我们还是来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背景。

  戒网瘾才半天,广西花季少年殒命,8月2日,广西南宁一名网瘾少年在被送往南宁市一家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的10多个小时之后突然死亡。好好的孩子为何会死亡?10多个小时里他经历了什么?发生事件的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今天社会各界都在关注。

  根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死者邓某家住桂林资源县,父亲邓龙介绍说,孩子现年15岁半,整天沉溺于网络,他在电视上看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做的广告,说能帮小孩子戒除网瘾,他就想把儿子送过去,吃点苦。

  8月1日,他将儿子邓某带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并与学校教官签署了协议,训练期一个月,收费7000元,辅导训练方式为24小时全天候封闭式管理,前几天有教员24小时监视孩子一举一动,协议中也明确说过,甲方不排除对孩子进行适当的苦难教育、惩戒教育,以不虐待孩子或不损害孩子的身体健康为限。

  小邓的父亲:8月1号一点多送到学校,我们两点多钟离开学校,第二天上午7点10分,接到江南派出所电话,说我儿子去世了。我还以为是哪一个骗我的。我打电话问教官,那个教官说我不知道,一直到下午四点钟,我跟它学校联系,学校就说不知道。

  在南宁市江南区吴圩镇卫生院的病历上显示,孩子邓某是在8月2日凌晨3时许被送到卫生院的,到医院时,已奄奄一息。当时的症状是:呕吐、大汗淋漓、呼之不应、双眼上翻、四肢时有抽搐,3时10分邓某的呼吸停止,3时15分,心电图呈一条直线,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小邓的父亲:这是无声的语言,校长,他说发高烧,你儿子发高烧,我们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了。

  目前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死者身上多处受伤,3日下午进行尸体解剖,但确定的死亡原因还需病理检验后才能确定。目前涉嫌故意伤害邓某的四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教官已被刑事拘留,侦查工作正在进行。

  事件发生后,南宁市江南区教育局文体局也证实,这个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没有在他们那里登记备案。

  “网瘾”到底是谁的病?

  主持人:一个不到16岁的男孩,家长花了7000块钱去送他去一个训练营去戒除网瘾,但是他去到这个训练营总共只有14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看到他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道路,失去了生命,那这14个小时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位评论员你们最大的疑惑在哪里?

  刘戈:因为现在调查还刚刚开始,所以很多定论现在还没有办法下,但是现在我们看很多媒体的记者已经都到了这里,我们看到上海《新闻晨报》有一些报道,我们说现在一个是确认有一些在这个整个的过程当中,确实是听到,就是采访到一些学员,其他的学员,那么知道就是这个小邓曾经被带到了禁闭室,然后回来以后,很快身体就不行,就心率衰竭。那么另外现在可以确认的这是一个非法机构,就是这家机构曾经是在广东番禺那个地方注册的一家机构,那么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已经被吊销了执照,但是遗憾的是,他们还可以通过广告来散播自己的这样一个消息,那么这个小邓的父亲就是因为看到广告到最后把孩子送到这个地方,而且我还注意到一条,就是在那个他们签订了一个协议里边有一条,就是说,甲方不排除对孩子进行适度的苦难教育、惩戒教育。那么这个里边就埋下了伏笔,到最后呢,导致最后产生这样一个悲剧。

  向松祚:我想整个这个事件是一个悲剧性的事件,我看到困惑的,刚才刘戈已经讲过,一个是广西起航拯救训练营,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机构,它的母公司它和这个小邓的父亲,签约里边写的是广州的一家公司,这个训练营是隶属于广州这家公司的,因为签约是签的广州这一方。但是广州这家公司很久就已经注销了,那我们就要问,为什么这家公司它还能够生存下去,当地有没有部门主管这个事情,有没有部门能监管这个事情?第二就是说他到底采用了什么办法?刚才刘戈讲的,这个所谓的“军事化训练”,所谓的“惩戒教育”,所谓的“苦难教育”,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苦难教育,是一种怎么惩戒法,是要体罚,是要毒打,还是要罚站,还是要怎么样,这个都不清楚,那么所谓的这个军事化的训练,是一种什么样的军事化训练,是24小时都不准吃饭,24小时都去跑步,还是怎么样,这些都是非常令人疑惑的。

  主持人:对。

  向松祚:第三个就是这些人员,我们看到在整个这个案件里边,这些人员,就是所谓来负责戒除网瘾的帮小孩戒除网瘾的这些人,被称为教官,他说是一种什么样的教员,既不是称为心理咨询师,也不是称为教师,也不是成为教员,而是称为教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教,是一种什么样的官,他们到底是一些什么人,他们有没有什么资质,他们接受过什么样的有关这方面的训练,我觉得这是非常疑惑的这几个,非常让大家感到很奇怪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我们也听到有很多网络上的朋友都在说,说这个是不满16岁的一个男孩,他家长送他去还花了7000块钱,是家里是付出了高昂的学费的,但是却把自己的命都送了。那对于这一点,非常多的家长都很关注,我们现在就来听一听很多家长他们的心声。

  他认为“这对夫妇极其不负责任。”他是说这个男孩的父母。“自己的孩子没有教育好就花钱能买好的教育吗?孩子有网瘾,源于生活与成长中心理问题与特殊的成长阶段,父母首先最有责任,也最应该清楚问题出在哪里,草率地将孩子推给所谓的辅导学校,指望出点钱就能把孩子的网瘾给治好,实在是很愚蠢。”他觉得这种方法是不可信的。

  向松祚:家庭的责任是值得反思。

  主持人:同时也能够看出这位家长他其实对于这些所谓的训练学校是不信任的。

  向松祚:对。

  再来看另外一位家长,他的名字叫“后悔”,他说“这都是骗子,我的儿子也身受其害。我到至今都后悔,不应该送他去对那个死地方。让我的儿子受尽了苦头。这是我一生中对儿子的内疚。我儿子现在也因为那一段经历,现在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政府应该出来管管这些骗子!”

  “独有天真”他认为“这种严爱教育。”也就是说这种非常严格的。“在国外几十年流行过,当时就是把所谓垮掉的一代送进去,其实就是集中营。后来也死过人,被社会谴责、反思,最终取缔了该模式。很多没死掉的孩子,也一辈子有心理阴影,美国还拍了部电影就是讲这个的,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谁知道在今天国内上演了。”

  我们了解到,目前我国有青少年网民大概是1.6亿左右,那么其中10%的人有不同程度的网瘾,算下来也就是有1600万人左右,于是在整个社会上就出现了很多这样那样的治疗机构,或者是戒除网瘾的治疗的手段,那么治疗的效果是怎么样的呢?我们现在就来了解一下。

  虽然目前国内的网瘾治疗行业没有统一的规范,但只要你在网络上输入“网瘾治疗”的字样,早可以看到,网瘾矫正中心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目前从事网瘾治疗的单位涉及医院、学校、青少年教育机构、持心理资格证书的个体等等,其中学校和青少年教育机构占一半以上,不仅谁都可以进入这个行业,治疗的方法更是五花八门。

  强制性的打针吃药,电击、电疗,军事化的训练方法,在各种广告上随处可见。

  对最新发生的广西网瘾少年致死事件,今天就有专家指出,目前国内网瘾治疗行业,对培训机构和从业人员缺乏统一的认定资质和监管机构,对网瘾概念也划分不清,这自然会给诸多欺世盗名别有用心者,提供实现不可告人目的的机会。

  梳理这样的消息,相关事件的确不少。最热门的报道来自山东,山东临沂市精神病医院医生杨永信开办了网瘾治疗中心,利用电击治疗网瘾,据称这种独创醒脑疗法,是用一至五毫安的电流通过脑部,这种刺激治疗网瘾会造成疼痛,但非常安全,不会对孩子造成任何伤害。

  7月13日,卫生部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对多个地区出现的网瘾电击疗法,做出暂不宜应用于临床的研究结论,各地须立即停止该项治疗。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青少年网民1.6亿以上,但目前全国各地已经开出了上百家所谓治疗网瘾的机构。

  什么是网瘾?如何治疗网瘾?谁来治疗网瘾?谁在管理这些机构?太多的不明白,带来的只是当下太多的疑问。主持人:现在我们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一方面是批评这个男孩子的家长,不应该这么愚蠢地过分地去信赖这样的学校,把孩子送进去,结果送了命。但是有更多的来自社会各界的声音,他们是指责这家训练营,也就是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觉得这家训练营是有非常严重的问题,那么据不完全的统计,目前全国各地已经有数百家这样类似于这样的一个训练营存在了,那么也就引发了一片对这个整个这个行业,这种机构,这种训练营的一片质疑声,两位评论员你们觉得这起事件是一种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刘戈:我觉得它有很强的必然性。

  主持人:必然。

  刘戈:就是说可能没发生在南宁,也可能发生在江西,就是说这样的事情,由它这种现在目前的整个这种混乱的市场情况和它这种教育方式构成的,这种教育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这样的所谓的军事化的这样一种管理和教育方式,搞一些军训,长跑,翻越障碍等等这样的话,非常强度大的这样一个军事训练,然后有的呢,还有一些心理辅导;那么另外呢,这是通常的,还有的就是再加所谓的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就是我们前些天,刚最近被卫生部所叫停的这个电击治疗。那么这样的呢,可能就更恐怖了,那么有人统计,现在大概会有400万人是深度的网瘾,大概有1600万人有不同的程度的网瘾。

  主持人:对。

  刘戈:400万人是深度的网瘾,如果一个深度网瘾的人,家长给他花一万块钱,那就是400亿的规模,由于这里面有这样大的一块蛋糕,所以就导致各种机构,各种人都纷纷地进入到了这样一个产业里来,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力,所以各种力量各种利益集团最后都进入到了这样一个产业里边,所以导致现在这样一个非常慌乱的现象。

  主持人:利益的驱使导致。

  刘戈:所以就是说,我就说,在这样一种教育模式,和这样的一种混乱的市场前提下,那么不发生在这个地方,肯定会发生在别的地方,不发生在现在,那么可能就会发生在未来的几个月里面。

  向松祚:广西这么一个事件,其实它所折射出来的是整个这个行业的极度的混乱,可以说已经混乱到不能再混乱了,尽管它是一个个案,但是它折射出来这个行业的现状是极其令人忧心的。我们看,首先没有主管部门,广西这个机构谁去管它呢,没有主管部门;第二个它没有行业的资质,那么谁去为这些机构,这些所谓的帮助青少年戒掉网瘾的机构发一个行业的资质,有一个许可证,说你有这个资质,那么有这个资质,你比如说家长也好,还是这个青少年也好,他们可以有一个有章可循,说我们有一个信赖度,这没有,完全没有一个行业的资质;第三呢,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一个科学的方法,你现在很难说这些数百家的机构,说哪一家的机构的办法是真正能够帮助青少年,真正改掉他这个网瘾的习惯,而且不留下其他的后遗症,不留下其他的心理创伤,这有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现在没有。还有就是没有这个有职业精神的,受过专业训练的这些人员,在这么一个如此混乱的这么一个行业的背景条件下,它怎么可能不出事。所以出事,而且出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偶然的一个个案的事件,实际上在这么一个混乱的行业的背景条件下,它一定会出现其它类似很多这样的事情,是一个必然的一个结果。(待续)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8月06日 15:35  新浪科技

来源:u/5615/archives/2009/20099110521.html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