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我可以为你的一生负责,但不可能一生都为你负责

12年前 [03-24 01:10 周二]

我可以为你的一生负责,但不可能一生都为你负责

 

——致我的学生们

 

王新国

 

孩子,写下这个题目,我很痛苦,也很无奈。但基于事实,无论怎样,有句话我还是得要说出来:我可以对你的一生负责,但不可能一生都对你负责。

我是你的老师,教育你成为人才是我的职责。人才,首先是人,然后有才,合而为一方是人才。成人是什么?首先是成为你自己,成为一个健康而独立的生命个体,进而成为一个社会的人。为什么成才?为了你自己,为了你作为一个生命的个体所应具有的价值;同时,人是社会的人,任何人都无法脱离他人、脱离社会而独立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因而,也为了爱你的父母和亲人,然后为他人、为社会做出你所能做的,因为你从社会得到了你所能得到的,当你有能力给予也应该给予他人和社会的时候,你必须用你所能给予他人和社会的作为回报。这是基本的社会法则,也是自然法则。

我是你的老师,首先我是跟你一样的个人,一个在人格和尊严等方面与你完全平等的个体的人,我和你有着相同的需要,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基本的生存的权利和自由。是一种特殊的师生关系将你我联系在了一起,教育你也就成为了我对你的义务和责任,因此,我要对你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我要对你的一生负责,作为一名教师,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在你的一生当中发挥作用,那就是使你成为一个人才,至少先成人。

人的生命历程都是由分分秒秒的时间组成的,我和你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每分每秒我们都在耗费着自己的生命。

我比你年长,去掉我早于你出生的时间直到我生命的结束那一刻,我们同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注意,是同时,——这是你我生存时间的交集,在你我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一时间段里,也不是我的所有时间都在为你负责。比如,在你我成为师生关系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或许你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我,我也不知道你也同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在一个特定的机会,你我成为了学生和老师,我们有了一种师生关系——你跟随我学习的时间段里,我们有了共同的教育行为,才谈得上我对你负责。在你我共同的教育行为中,作为一名教师,我所能做的,比如教给你的知识以及对你的种种有益的影响,就是在对你的一生负责。

然而,我们共同的教育行为,也是有限的,而非无限。原因很简单,我与你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你有你的生活空间,我有我的生活空间,你有你的自由支配的时间,我也同样。我们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和不同的空间里有完全相同的行为,我们都要去面对各自所面临的人和事,都有各自的行为,这都需要时间。因此,除了我们共同的教育行为,我不可能做到对你负责。不对你负责的时间和空间里,我还在为别人负责,比如我的父母、子女和家人等其他需要我去负责的人,在我与他们共同生存的时间里,我也对他们负责,也要对他们的人生负责,即便在我们共同的教育行为中,我也难以做到只对你一个人负责,除非我只有你一个学生。事实是,在我的教育教学生涯里,你只是我要负责的一个个体,还有与你一样的其他学生,我也在对他们负责。当我们之间共同的教育行为结束之后,你走向了你更广阔的空间,我也走进了自己的另外的空间,虽然你我仍然同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作为一个个体,我已不能再对你负责,更不要说再对你的一生负责。所以,我不可能一生都为你负责,更不可能只为你一人负责。

那么,谁能一生都为你负责?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或者任何除了你自己以外的他人?事实上,除了你自己,谁都不可能一生都对你负责,谁也更不可能只对你一人负责。

孩子,请你记住,能一生都为你负责、负责你一生的只有你自己。而且,你也同样可以对他人的一生负责,但你不可能一生都对任何人负责,包括你的父母、兄弟和姐妹,能一生为他们自己负责、负责他们自己的一生的也只有他们自己。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