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探秘早教 乱象丛生恐成早期摧残

9年前 [07-30 17:51 周一]

早教乱象丛生恐成早期摧残 收费混乱师资良莠不齐

               2012年07月30日 09:45 来源:法制日报
 
 
  调查动机

  当前,不管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还是在一些二三线城市,早教市场都异常火爆。由于早教是个新兴事物,目前体系尚未完备,市场不甚规范,存在许多令人迷惑不解的现象,甚至可以说是乱象丛生。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的调查,就证实了这一点。

  □特别调查

  近日,在乌鲁木齐市多家早教机构,记者听到的几乎都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句广告语。


  “刚出生的婴儿就接受‘精英教育’?”新疆职业大学退休教师周家义说,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在不少早教机构中,却是最诱人的说辞。

  乌鲁木齐市出生的3岁的民民,早在6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了。“现代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不让孩子早早学习,多掌握知识,将来怎么能出人头地?”民民的母亲李雪茹说。正是在家长们对“未来竞争”的焦虑影响下,参加早教的孩子低龄化倾向日益加剧,他们的人生“起跑线”被不断前挪。

  近几年,乌鲁木齐市每年约有两万名新生儿,而来自乌鲁木齐市一家早教机构的研究数据显示,目前城区0岁至6岁的儿童参加早教班(幼儿园之外)的约占15%。以此估算,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的消费规模不可小觑。

  另一方面,早教机构“扎堆”经营的集群化趋势也愈加明显。以乌鲁木齐市友好商圈为例,五六年前只有一家早教机构,到现在已有七八家。多家早教机构的负责人坦言,利用“扎堆经济”做大市场蛋糕的做法成效明显。这些早教机构,有外地的连锁机构,也有本地的自主品牌,高中低端都有。各类早教机构共有多少家,相关部门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

  “高价”标签

  早教收费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0岁至3岁的婴幼儿,45分钟的课,少则50元,多则300元,多报课程多收费。”采访中记者发现,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在乌鲁木齐市的繁华路段,经常可以看到类似“××国际早教中心”这样的招牌。这些早教机构或是“国际连锁”,或是“全球同步”,或是“外教指导”,借助五花八门的概念,吸引着家长前来报名。火爆的市场背后,则是高得离谱的市场价格。一套课程学下来,花费少则一两千元,多则高达近万元,价格堪比研究生课程。

  近日,在乌鲁木齐市西虹路一家早教机构,记者以孩子家长的身份咨询,询问早教的相关情况。一名早教顾问让记者填了一份孩子情况的调查表后介绍说,他们保证每周两个小时为外教上课,适合3岁孩子的英语课程共有240课时,收费6600元。问及为何收费如此不菲时,对方坚称“贵有贵的道理”,因为他们以欧美教学模式为卖点,课程、教学等与国际接轨,引进的西方早教理念,会让家长感到送孩子来学习物超所值。记者调查显示,乌鲁木齐市早教收费远比孩子“入托”贵得多。

  不少早教机构负责人介绍,三四年前,乌鲁木齐市接受早教的婴幼儿并不多,但随着近几年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意识的转变,越来越多的“70后”、“80后”父母成为早教市场壮大的主导因素。“4年前我们刚刚营业时,家长还完全是高收入群体,主要以企业老板、高级知识分子为主。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家庭成了主要会员。”

  记者从物价部门了解到,目前,教育培训收费是备案制,国家没有规定上下限,因此对于早期教育的培训收费,他们也无权限制。

  乱象丛生

  教学理念截然相反该听谁的

  调查表明,除了规模不一,收费混乱,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还有诸多乱象。

  新疆盛元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校长张燕说,现在很多早教机构是连锁式经营的,在扩张过程中是否能坚持科学、先进的教育理念,是否能保证由专业的教师教学,对早教质量会有直接的影响。一个现实情况是,现在乌鲁木齐市不同的早教机构,有着不同的教学理念,有的甚至截然相反,这令很多父母感到疑惑、茫然。

  记者通过实地咨询了解到,除了引用国际知名的教育理论外,乌鲁木齐市也有一些早教机构自主开发了一些课程。而目前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上较为常见的教学模式有:家长与孩子共同参与的亲子课、音乐课、美术课、英语课等,一般每周上课一至二次。

  但总体来说,乌鲁木齐市一些早教机构的课程开发比较混乱,对0岁至3岁婴幼儿的早期训练还很盲目,课程设置的科学性也值得斟酌。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早教机构的教师多是师范、幼师或英语、艺术专业毕业的80后大学生。当记者想看一些早教中心是否具有相关部门颁发的资质时,得到的回答基本是:“放心,我们能招生,当然就有手续。”但记者始终没有见到那些资质证书。与此同时,市面上的早教机构都声称采用“专家”精心编制的教材授课,但这些“专家”和教材的权威性却无从考证。

  另外,早教市场火热,也埋下了很多安全隐患。譬如不少早教机构的环境与设施缺乏权威认证和规范标准。不少机构开设在高层住宅和商超里,安全隐患突出。

  根据相关规定,教育部门负责3岁至6岁学前幼儿园的准入和管理,对0岁至3岁教育机构没有监管职责。记者从乌鲁木齐市教育局了解到,对早教机构的管理,是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谁审批谁负责谁管理。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教育管理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现在,乌鲁木齐市所有的早教机构都只是作为企业,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所以相关部门对早教从业人员的资格审查就相对宽松。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规范和管理,早教机构的教学质量、环境、师资也良莠不齐。

  专家观点

  别让早期教育变成早期摧残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日益被家长所接受,而了解所涉及的早教内容更是父母们应该关注的。采访中,不少专家学者表达了如此观点。

  新疆知名学者刘书环认为,对于学龄前孩子,应强调“生活即是教育”。现在由于很多家长对早教的无知,让不少孩子深受其害,更让人担心的是,错误的早教让孩子在人格、情感、心智、精神层面缺乏感受力,对美、对爱、对善缺乏热爱。

  新疆师范大学的曹庆华老师说,毋庸置疑,早教十分必要。科学的早期教育不仅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还有利于提高未来社会的人口素质。但他也认为,儿童早期发展任务不能完全托付给商业性机构,教育中的许多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家长必须身体力行。他提醒,多陪陪孩子,与孩子一起成长,亲子关系好坏决定教育成败。有条件还是应该给孩子报早教课,但要尊重孩子的天性,不必盲从,更不能依赖早教。

  新疆社科联研究员戢广南认为,教育并不是单纯地发生在特定的培训机构,真正的早教也不是让婴幼儿上培训班,而是要利用各种社会资源以及以父母为主体,对孩子进行身体、情感、智力、人格、精神等多方面的协调发展与塑造。早教机构应引导家长多学习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注重因势利导、因材施教,让孩子在感受亲情关爱中快乐地学习。他强调,早教是必要的,但是“揠苗助长”式的过度早教只会对孩子产生反作用。

  乌鲁木齐培新小学校长徐慧利认为,“望子成龙”的心态让不少家长在为孩子早教的时候,多少带了些功利的思想。要知道,比选择早教机构更重要的是,家长应学会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适应能力和爱的能力,关注智商与情商的和谐发展,不要把早期教育变成早期摧残。(记者潘从武 通讯员于兮)

 

             录入       陈应

 

                  http://www.chinanews.com/edu/2012/07-30/4067350.shtml

石宣家庭教育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