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黑龙江哈尔滨 9岁成“一家之主” 坚强男孩带妈妈同上大学(图)

9年前 [07-30 16:39 周五]
2010年07月29日 16:25哈尔滨日报

在哈医大一院泌尿科病房内,19岁的阿城区高考生李东旭面色苍白。(图片来源:哈尔滨日报)

刚刚做过手术的东旭一边聆听妈妈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一边微笑点头。为了不影响其他病人休息,东旭决定提前出院。病友们说,这孩子太懂事了,患有精神病的妈妈一刻不停地絮叨,晚上也不让他好好睡觉,东旭却从不和妈妈顶嘴。病友们不知道,10余年来,东旭就是在妈妈的絮叨中支撑着母子俩的家,并且顽强学习。刚刚收到位于太原市的中北大学录取通知书,东旭本应该高兴,然而,自己上大学去,平日一刻也离不开自己的妈妈怎么办?看着目光呆滞的妈妈,东旭说,无论如何要带上妈妈一起上大学。

9岁丧父,他成了“一家之主”

东旭家住阿城区舍利乡平岗村。自懂事起,东旭就知道自己的妈妈跟别人的妈妈不一样。因患精神疾病,妈妈每天絮絮叨叨,戒备心极强,既怕别人“抢走”东旭,又怕坏人“害死”东旭,整日生活在恐慌之中。但东旭还是觉得很快乐,尤其是爸爸在身边时。爸爸是一名教师,每天下班回来,都会给他讲故事,陪他做游戏,笑声时常荡漾在这个不大的小屋内。

然而,快乐永远定格在东旭9岁那一年。东旭的爸爸患食道癌去世了。

爸爸的离开,让妈妈的病更严重了,每天胡言乱语,拽着东旭寸步不离。

12个酷暑严寒,坚强男孩带着妈妈一起上学

在妈妈不正常的思维里,东旭是唯一的宝贝,必须时刻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为此,东旭自小就失去了跟伙伴玩耍的自由。

东旭上学了,妈妈非要跟着一起去,否则就歇斯底里。怕妈妈加重病情,东旭只好上学时带着妈妈。很多时候东旭正坐在教室内认真听讲,妈妈会偷偷地从教室窗户探出脑袋,看到儿子后,才放心地在教室外面继续等。那时,不懂事的小同学经常嘲笑东旭“上学带个妈”,每次,东旭都耐心地解释,自己的妈妈是病人,需要他照顾。

上了初中,妈妈依然一刻不离地跟随东旭上学。一天,东旭正在上课,突然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想到外面的妈妈会淋雨,东旭无法安心听讲,他哭着请求老师给妈妈找个避雨的地方,老师只好让东旭把妈妈带进教室。事后,班主任老师向学校领导申请,在水房内放置了一套桌椅,供东旭妈妈“陪读”。

高中生活十分紧张,每天晚自习要到22时许,在教室外面的妈妈怎么办?东旭找到学校外居民小区内的几位老人,请求爷爷奶奶们帮助他照顾妈妈,又说服妈妈在这里等待。每天妈妈在小区内跟老人们聊天,晚上就到老人家等待,等东旭下课了,娘俩再一起回家。

东旭上学的这些年,每天天不亮,妈妈就会叫醒他,尽管困得难受,可东旭总是一跃而起。夏天还好,冬天要抱柴烧炉子,然后做早饭。中午,他和妈妈步行半小时回家,赶紧做午饭。午休时间短,每天放下碗就往学校跑,一路上东旭的胃肠总是咕噜声不断,都成了习惯。晚餐经常是每人一个馒头,然后赶紧去上晚自习。

上学时,妈妈的“书包”比东旭的还大,硕大的包内装满废纸,那是妈妈的“珍宝”。同学们经常在上学路上看到这对母子的身影,妈妈走在前面,儿子前后背着两个大“书包”。

艰难的生活,充满爱的力量

每月仅靠180元的低保金生活,常常入不敷出。家里经常没钱买米、买菜,吃不饱,正在长身体的东旭总是饥肠辘辘。

常有好心人向母子伸出援助之手,让东旭的心里暖暖的。

家里的房子漏雨,村民自发帮他们修房盖;初中班主任马海红常来家访,帮他买秋菜、备过冬煤,带着学生们到东旭家帮东旭劈柴;订练习册、卷子了,马老师每次都说东旭的那份是免费的,后来东旭才知道,是马老师掏腰包交的钱;高中老师们经常义务帮他补课……东旭将这些一一记在心里。

在爱的力量感染下,东旭决心通过求学改变自己和妈妈的命运。每天晚上,“哄”妈妈睡着后,累了一天的东旭才能拿起书本复习功课。东旭常常刚刚进入梦乡,妈妈就来到他的床边絮叨。开始,东旭总是惊醒,后来,他习以为常了,在絮叨声中酣睡。

虽然要照顾自己和妈妈的饮食起居,但勤奋的东旭学习成绩一直位于班级第一名,高中三年期间每年都获得1000元奖学金,每次发了奖学金,东旭都带着妈妈去市场,让妈妈挑选爱吃的食品。

“参加工作后,梦想买所冬暖夏凉的房子,让妈妈过舒适的生活。冬天家里太冷了,妈妈57岁了,总是腿疼……”东旭的梦想很实际。

无论前方的路有多远,带着妈妈一起前行

为了省学费,懂事的东旭想报考军校,但体检时意外发现他的身体异于常人:双侧重复肾脏,也就是说他有4个肾脏,且右侧肾脏有积水,病情严重。舅舅带东旭到哈医大一院检查,确诊为右侧肾囊肿、有结石,下肾已经失去功能,上肾需要尽快治疗,否则两肾都要切除。即便在治病期间,他也必须带上妈妈。妈妈说打针损害身体,经常偷偷给他拔掉针头。为此,无论身体多么难受,东旭点滴时都不敢睡觉。

病床上的东旭告诉记者,着急出院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上大学的学费还没有着落。他假期内要做家教、打工,舅舅、姨等亲戚也表示要救济他。上大学后,如何安置妈妈是他目前最大的难题。东旭说:“无论如何,我要带着妈妈一起上大学!”

http://edu.ifeng.com/news/detail_2010_07/29/1855227_3.shtml

  肖庆兰搜集整理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