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南怀瑾老师:父母言谈行为不断影响孩子,这种影响就是教育

3月前 [05-25 21:45 周六]

今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对家庭教育提出要求:2019年开始,家长也要接受教育!

这一点,南师许多年前就曾提过。南师说,家长更要重新受教育,父母两个的意见,一切言谈、行为,不断地影响孩子,这种影响就是教育。国际家庭日到来之际,让我们再次重温南师关于家庭教育问题的见解。

父母言谈行为不断影响孩子

这种影响就是教育

现在我看诸位,你们还是年轻人,都寄望儿女的教育好,记住我前面讲过的话,不要只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你们现在都只生一个,娇惯得不得了,已经害了孩子。所以我认为现在不单是孩子教育的问题,家长更要重新受教育。我讲话很直,请大家深刻地瞭解。你们每个人心裡都觉得自己的孩子了不起,要好好培养。我不是讲过嘛,做父母有个错误的观念,把自己的缺憾,一生做不到的事,都寄望在下一代身上,这是一个罪过,不可以的。

教育的目的在生活,孩子来我们这裡,先教怎麽穿衣服,怎麽洗脸,怎麽端碗,怎麽吃饭。现在的社会,连大人们都没有这些规矩了,自己都成问题,怎麽教孩子呢?生活的教育最好从家庭做起,尤其你们是家长,教孩子更要注重生活的教育。你们不是都读了《大学》吗?自己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从本身做起。

《大学》上告诉我们,「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一个人不晓得自己儿女的坏处,更不晓得自己儿女的缺点,因为自己被爱心蒙蔽了;一个种田的农夫,虽然自己种的稻子天天在长大,但他也看不出来。所以爱心太过,反而会害了孩子。其实孩子的缺点就是我们的缺点,这是基因的遗传来的。教育要靠自己的智慧,想要孩子好,不是光有爱心,一味地偏爱,光知道原谅孩子:孩子发表意见,可以有他的自由思想,但不是完全绝对自由。因此教育的问题不要完全寄望于老师或学校,而是要寄望在自己身上,寄望在自己的家庭。

中国文化教育是从胎教开始,父母两个的意见,一切言谈、行为,不断地影响孩子,这种影响就是教育,就是我讲《大学》的齐家之道,是要靠我们自己,靠自我内圣的修养来完成。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教育从父母言教身教开始

中国的教育是家庭教育为基础,不是靠学校的。

我们几千年古代的教育,从哪裡开始呢?「胎教」开始。一个太太怀孕了,马上开始教育,先教育这个太太,这是中国古代。你们讲的儒家,中国文化啊,《礼记》中都有的。周朝以前,一直到差不多秦汉这个阶段,教育严重到这样,胎教开始的。太太一怀孕了以后啊,住的房间不同了,挂的画也不同,讲的,穿的衣服也不同,教育胎儿。孩子生出来以后呢,父母家庭教育开始了。

教育是从父母的言教、身教开始,由胎教到家教。像我们小的时候到别人家裡去,人家看我们讲,哟,这个孩子是谁家的啊?嗯,人家说,哎,这个孩子是南家的啊,南某人的儿子。哦,很好噢,很有家教。没有说,像现在一样,他什麽文化程度啊?他读到博士没有?哎,那不理你这一手,你拿到博士做官回来,一看你这个言行举止不对,哎,老辈子说,这个孩子没有家教的,还出去做官呢?这样骂人的。这是我们传统文化。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耳濡目染」「不教而教」

如何是家庭教育的标准?家庭教育应该要怎样做?哪些父母才有资格担任家庭教育的主角?当父母或家长的人,他自己本身的家庭教育,和他所受的其他教育,是否都够水准而无差错呢?这些都是决定家庭教育的先决条件。倘使讲家庭教育而忽略了这些问题,或者把问题青少年的过错随随便便,一概归咎于家庭教育,这就真成为家庭教育思想的问题了。

在中国文化中,对于家庭教育,列有明训的,最早莫过于《礼记》。我总希望自己的国人、自己的民族,都能先行深切瞭解自己的文化。至少,也须人人一读《礼记》的重要部分,所以在此不再详引。但是依照古礼——也可以说是古代的文化制度,童子六岁入小学,先从「洒扫应对」开始学习。它的教育精神,是注重在人格的培养,和礼仪的规范,并非先以知识的灌输为教育的前提。

难道六岁以前,在家庭方面,便没有教过「洒扫应对」的事吗?事实不然,所谓「洒扫应对」的教育,当一个儿童在家庭中受到父母家人身教的熏陶,早已「耳濡目染」,所谓不教而教,教在其中已矣。六岁开始入学,除了注重儿童的生活教育,和礼仪教育的基础以外,便以知识和技能的养成为前提,那便是:礼、乐、射、御、书、数等有关文事武功的「六艺」。到了十八岁入大学,才实施立身处世的成人教育。所谓「学而优则仕」,便是指这个青年阶段前后的教育而言。

——《亦新亦旧的一代》

父母要求孩子

而自己所做的又恰恰相反

而且在子女的眼睛裡,认为父母教我不可以说谎,而他们自己却一天到晚说谎。像有人要去午睡了,怕被人打扰,于是交代孩子,如果有客人来,就告诉客人说我不在。果然来了客人,孩子便说:爸爸在睡觉,爸爸说,告诉客人他不在。像这样的孩子,能责备他吗?他绝对的对,因为他不说谎。为父母的,平常也是教孩子不可以说谎,孩子没有说谎,怎麽能责怪他呢?

父母不许孩子说谎,而孩子看见父母随时都在说谎,这是一个事实。父母要求孩子要这样那样,而自己所做的又与所教的恰恰相反。像孔子、孟子,常常教别人要守信,而他们自己有时却不守信,这又怎麽解释?这就有层次上的差别,程度上的不同。就如刚说过的淳于髡那一节中「嫂溺援之以手」 ,是可以的。教育也是如此,有权宜变通的时候,但是子女还小时,是不会瞭解的。

所以教子女正,子女如果不正,就生气责罚他们,子女心裡已经不满了。子女再看看父母所做的,正与他们教自己的相反,于是就更愤愤不平了。

——《孟子与离娄》


(转)http://www.sohu.com/a/316109618_558433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