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预评二等奖:昆阳路小学 彭韵雯 “只要不出血”的理论带来了什么?

1年前 [01-11 13:20 周四]

“只要不出血”的理论带来了什么?

闵行区昆阳路小学 彭韵雯

一、基本情况:

小坏(化名),本地居民,独生子女,父母很宠,各式教育的结合,家长一直强调和孩子讲道理,孩子道理头头是道,但错误屡教不改。

“我对你真是忍无可忍了,连女孩子你都要欺负了是吗?”

“没有,不是我,她打我了!”

“品社课上,老师怎么说的,男生要怎样?”

“男生要保护女生。不可以欺负女生。”

“可是你怎么做的,就欺负比你弱小的。”

“那我问她借纸,她不借,我拿她就打我,她打我, 我不该大,爸爸说的,不能欺负比自己矮小的小朋友,他们力气比我小。同学之间要和睦相处。”

“你做到了吗?”

小坏长得一点也不坏,甚至可以说一眼望去皮肤白皙,脸蛋红扑扑,嘴巴小小,灵动的双眼机灵的转动着,以及每次说话都浮现的有趣的小倒八字眉,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捏一下,圆鼓鼓的身体,结实而微微顶起的小肚皮,一看就是被长辈喂养出的结果。足以证明全家人对他的宠爱。就是这样一个孩子给我完全展现了什么叫熊孩子与熊父母。

 

二、案例指导:

初见---移动的表情包

第一次在班级里看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做着自己的事,玩弄着手中的白纸,走近一看,满地都是用白纸斯的纸条。“看,你的雪花洒满一地了”他哈哈哈哈哈的眯着眼大笑起来。露出一口没长全的白牙。

 

渐熟---麻烦精

“老师,小坏又打我了,而且把我打伤了”

“老师,小坏刚刚我走路的时候把脚伸出来,他一定是故意的”

“呜呜呜呜, 我的眼睛被他(小坏)弄得的好痛”

“老师,他(小坏)把班级的花花草草拔起来,把我的花都弄死了”

“我不想坐在他(小坏)前面,他一直用铅笔戳我,”

….

小坏的理由:

“老师,他也打我了呀,”

“没有,(放大音量)不是我!!!!(拖长音量讲)”

“我爸爸说的不能打小朋友,这是不对的,同学间应该互相关爱,打人是不对的。”

“xxx也打了,xxx也玩了,你干嘛就说我,不说他”

“妈妈说了只要我表现好,带我去外国玩,我打他因为他以前也打我,爸爸说只要不出血,就没事,别人打我我就可以打回去”

….

他的理由千奇百怪,回答答非所问,回答老师问题迂回,总是说着自己的话,似乎像是准备好的理由,也总是重复着自己的理由。

 

    相处----了解

经过近2个月的相处,穿透过他“人畜无害”的表皮,已经发现孩子的本真面目。一个彻头彻尾的熊孩子。走进熊孩子的内心,通过与小坏的交流,谈话,细心观察他的举动,刚开始,我认为他是一个不受控制的病人,并一度与家长沟通是否需要前去确认,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原来他是一个“间接性有自我评价的伪受害者”,表现症状为:说不得宝宝,以自我为中心,臆想症,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逃避,借口狂,狂喜狂怒,不受控制等。

一次,体育课下课后,众多男生跑进办公室诉说他下课从操场奔跑进教室撞到同学的事,由于不是第一次,同学们咬牙切齿的抱怨着他的行为,随后,我请来了他,想听听他的解释:“我没有打人,我们在玩游戏!我们在玩谁先跑到教室的游戏。嘻嘻嘻”一时间我也被他难以信服的理由感到无语,随即询问是否同学们在玩此类游戏,同学们的表情----懵与愤怒。懵是对他的解释,愤怒是他竟然用这个理由想要掩盖自己打人的事实”-----活在自己的想象中,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道题小坏来说一说,上黑板上写一写,ear, nose, face, fat. 哪个是不同类呀? 小坏立马圈出nose,  哈哈哈哈,不对,是fat,其他都是器官,这个好简单, 这个都不会做,好笨哦,传来了小B的笑声。小坏突然冷不丁快步抄小B走去,啪一下,挥了一个小掌印在小B脸上,慢三秒反应的小B被突如其来的巴掌吓傻了,委屈的说不出话,“因为他嘲笑我”没想到小坏先发制人控诉了起来 ”——自尊心超强的说不得宝宝。

那熊孩子的父母是怎么样回应我的呢?

“体育课游戏事件”——“老师,我孩子可能不理解小朋友间玩闹的尺度,他太在意其他同学的一举一动,可能我们平时一直用游戏模式帮他学习,他可能就以为小朋友做的事是要和他玩游戏。”对孩子的玩游戏解释了很久,却不说自己的在自己的“游戏”过程中打人的事。

“巴掌事件”——“爸爸跟你说了很多次,不可以欺负同学,你打同学耳光,可以吗,那我让同学过来也打你下,下次你再打同学,我就让那个同学来打你,”作为家长根本没有意思到这不是打了小B下,再让小B打回去这么简单的事,是这个孩子心理已经慢慢发生变化了,

“打人事件”——“你怎么又打人了,——他先打我的,——他为什么打你,——他把我橡皮扔掉了,他打我, 爸爸告诉过你,不可以先打同学, 在学校要听老师的,那你要把事情跟老师讲,老师会处理,如果老师不处理,那爸爸会处理,只要不出血,别人打你了,就打回去,爸爸说的,有什么事,爸爸负责。 ”一旁的我以为作为父母会让孩子意意识到打人的错误,没想到这样的教育孩子。这番话长远的影响了孩子,在后阶段,小坏不停地打扰同学,被他打过的孩子全班无一幸免,但是他的理由永远是别人先欺负了他,他才用武力进行对抗,而且爸爸告诉他只要不流血就没事。

在与父母的沟通中, 我由最初期待家长协助老师一起让孩子意识到孩子的错误,到后期发现父母的教育丝毫不起作用,反而助长了他的气焰,对同学的伤害事件也与日增多,还希望“子不教,父之过”的想法能点醒他们,却发现父亲 最严厉的批评就是当着老师的面说着回家“狠狠收拾一顿”,第二天丝毫未受收拾的他又满血复活的忘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所谓的严厉管教就是和7岁大的孩子讲着道理。诚恳“认识”到错误的小坏,说着头头是道,倒背如流的道理,确依旧犯着他认识到的错误。他背诵了他的错误,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这样的孩子必然是难教的,家校观念上的不一致,对此,我只能从孩子的妈妈入手。

孩子的妈妈,平时上班比较忙,但同样,孩子比较忌惮她。因为妈妈会“修理”他。洞悉这点之后,我认为和孩子妈妈应该能够站在同一阵线。果不其然,妈妈主动放学时拦截住我。

其实她知道孩子的这些缺点,幼儿园期间已经有老师反映,但是,幼儿园期间,由于老师带班制,能一直看管他的一些行为,他没有那么自由,进了小学,突然改变了模式,老师不再无时无刻常伴左右,他太想和同学联络感情了,释放自己的天性。刚开始,和妈妈的沟通中,也发现了小坏爸爸的认知,他们都觉得自己孩子情感太细腻,太在乎别人感受,认为家长在家与孩子经常以游戏开展学科辅导,让孩子以为大家都是游戏。也告诉我他们一直在给孩子讲道理,让他有正确的意识。我耐心听完后,苦笑的回应他。如果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不会口上说着自己的不对,转身继续犯错,如果孩子意识的自己的错误,就不会说着爸爸说的“只要不出血的理论”我现在完全能明白孩子为什么会找各种理由,因为你们家长就是给他找了无数理由解释他的行为,他继承了你们。不客气的说完后,他妈妈没有说活,我也转身离开了。

第一次与妈妈的沟通,半失败。

后来我发现,接送孩子的对象从爸爸变成了妈妈,但是妈妈接走孩子的时候并没有和我多交流。

想着大概这样的家庭教育真是没有办法了。

一段日子,孩子们,一如往常,进进出出办公室,向我告状,诉说着某某学生又如何,芝麻大点的事在孩子的眼中仿佛一件了不起的大事,等下,怎么小坏的名字出现的越来越少。虽然也一直有犯错,但是比前阶段好太多了,怎么回事呢。我利用空课偷偷在教室后面张望,发现从前上课随意跑出座位的他,趴在台子上,翻看着书,下课了,从前四处游走,大声大叫的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拿着画笔不停在画着,虽然满地还是他扔的画纸,但起码不和同学吵闹了,“谁能借我纸”班长大声求助着,“我有,我给你”没想到说这话的是小坏。

太惊讶了,我把他叫来了办公室。

说说你怎么了,我开门见山的问着。

“妈妈狠狠的修理了我一顿,问我疼不疼,我说疼,妈妈说这就是其他小朋友的感受, 如果我再欺负同学,妈妈就又要修理我,老师不要跟我妈妈说,我最近都没有欺负”。

啊,原来是妈妈的功劳。

我连通了小坏妈妈的电话,电话那头明显听出紧张感,以为孩子出什么事。我对小坏最近的进步表示赞扬。小坏妈妈舒展了一口气,客气地回应了我。

随后我收到了她的一条短信:“我们全家都很爱小坏,给他所有想拥有的,我以为那是爱,现在我才发现那是溺爱,再不制止,我怕他承受不了。 如果孩子有问题,请及时告知。

我笑了。

 

人之初,性本善,不要让你的溺爱扼杀了孩子本性的善良。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