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预评二等奖:浦江第一小学 徐晓雯 别再动用贻害无穷的惩罚

1年前 [01-11 13:05 周四]

别再动用贻害无穷的惩罚

闵行区浦江第一小学  徐晓雯

 

小然在他上四年级第一学期时偷过教室队角里队员提供的装饰品——一只红色的小木马。那天傍晚他像往常一样自己乘公交车到家,刚进家门,正好听到我和他妈妈在通电话,他顿时觉得自己“完了”。果然,放下电话,他妈妈暴跳如雷,冲他大吼大叫,打了他的屁股十多下,最后像每次犯错一样,让他在地板上跪一个小时自我反省。

小然的母亲认定她有权在孩子不服从或犯错误时对他进行惩罚。她扮演了暴君角色却不自知,而小然永远感到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受害者。

小然那些痛苦的经历深藏于潜意识中,结果心结未解,祸根已在他心底埋下。这不,两个星期后的半日活动走班课上,我得知小然又偷走了其他班级图书角的3本书。我深知,由于长期惩罚导致的伤害和压力,并没有真正改变小然“小偷小摸”的行为,反而“愈演愈烈”,这次,我应该和他母亲交流一些正确的养育方法。

当天,我送小然回家,让他先回房写作业。我毫不忌讳地告诉小然的母亲,她一次次对小然那“羞辱性”的惩罚,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创伤。偶尔的犯错在孩子成长生涯中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要耐心提醒,平日刻意督促一下,慢慢就会改掉孩子身上这些不良的习惯。但是她那样每次都大发雷霆,给小然心理带来了很大的阴影。她需要慎用手中惩罚的权利,如果惩罚不当不但起不到教育的效果,还去失去她在小然心中的威信,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建议她,在想动用惩罚的“武器”时,不如试着管教。

小然母亲一时并不明白“惩罚”和“管教”有何区别,我提醒她回顾一下每次惩罚小然后自己的心情。如果她是在管教孩子,她不会感到内疚,而在惩罚孩子后,她会更加难过、忧虑和沮丧。显然,她之前都是在惩罚孩子。继而,我告诉她,管教主要是通过影响力教导和培养孩子,它意味着引导、教授和启迪。面对管教,孩子或许会感到些许不舒服,但这与惩罚导致的身心伤痛截然不同。管教孩子的方法很多,都不会对孩子造成伤痛,与只会靠暴力解决问题的父母相比,善于影响、激励和沟通的父母能与孩子建立更成功的亲子关系,孩子也更加合作。

看小然母亲似懂非懂地点头同意我的说法时,我继续追问孩子为何总是会偷偷拿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母亲回忆说,因为家庭经济情况以及从小帮孩子树立“钱来之不易”的观念,很多时候她不会轻易满足孩子的要求,比如买玩具、书等,平时给他的零用钱也少之又少,或许这就造成了他越想通过偏激的方法得到他得不到的东西。既然如此,我建议她和小然促膝长谈并想出解决办法,并且可以尝试同意小然有自己的钱。我走后,母子俩立马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和平”交流。

母亲开门见山告诉小然今天老师来家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又从其他班级书架上拿走了3本书,小然听了局促不安。

“如果你真的拿了3本书,妈妈现在想看看。”

小然听到妈妈向自己述说了客观情况,也不用再惴惴不安地揣测妈妈到底了解多少情况,就乖乖拿出了3本书。

母亲问道:“这一套书正是你先前跟我说想要买的。可是,你为什么不问我拿钱去买呢?”

小然低着头说:“你说过书可以到学校图书馆借,也可以借班级书架上的书看,没必要什么都买,毕竟……”

母亲似乎懂了什么,继续平静地说:“哦,我明白了,因为你觉得问妈妈要钱也没有用,因为我会找借口不让你买。”

“是的!”小然点点头。

“的确,很多时候,我就教育你要省钱,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母亲说,“但这并不是说爸爸妈妈永远没有钱给你买想要的东西。也许……我们可以想个办法让你自己攒钱,这样你就能自己决定买什么了。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买你喜欢的书、玩具,你就不用问我要钱了。”

小然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的眼睛开始发亮“太好了,我做梦都想要有自己可以支配的钱,我很多同学都有。”

母亲“乘胜追击”,将话题转移:“现在,我想和你说说偷东西这个事情。你之前拿小木马,现在拿书。这些都是其他同学的父母花钱买的,他们拿来是装饰教室和供同学们分享好书的。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把教室里公用的东西拿回家,谁还会愿意提供装饰品和书本与人共享?况且,你也不希望别人偷你的东西吧?”

小然边点头边表示同意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这件事,然后想个办法,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个小木马。我们吃完饭再继续谈。”

从一开始母亲就没有对小然作评判或责问所以小然不用提心吊胆能安心交出3本书。然后,母亲就难能可贵地与小然讲道理,让他明白他的行为会给别人造成伤害。在这里她分别使用了普世之道“一律人之准则律己”(如果每个人都偷教室东西会怎样?)和黄金法则“以待己之道待人”(如果别人偷你的东西,你有什么感受?)最后,母亲明确告诉小然,希望他能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并约定饭后继续讨论,让他有足够时间考虑。同时,妈妈也同意小然可以有自己的钱,通过这种激励,能以一种有尊严的方式满足小然未来的需求。

吃过饭母亲继续和小然讨论“我觉得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每个星期可以有零花钱,你也可以学着攒钱。我想,现在开始可以每周给你5元零花钱,你还可以通过劳动‘挣钱’。建议你用一个储蓄罐,把你的零花钱和挣的钱都存进去。一旦账户达到足够的钱,你就可以决定怎么用你的钱,但要保证账户中至少有20元以备万一。”

“太好了!什么时候我可以开始‘挣钱’了?”小然眼里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

“现在就开始,”妈妈笑着说,“今天的碗还没有洗,你可以每天做一些家务劳动来‘挣钱’。”

“如果我帮助爸爸洗车,帮爷爷奶奶打理田地,都可以得到报酬吗?”

“当然,我们还可以想想其他办法。”母亲回应道。

“是的,我还会想到很多办法的。”

母亲适时转移了话题“现在我想听听,你准备怎么处理这3本书?”

“我不该拿,他们班级的同学和老师一定很生气。”小然想了想继续说,“我明天就把它们还回去,我想看的话,存够钱自己买。”

小然犹豫半天又说“妈妈,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吗?我怕同学和老师会看不起我。”

母亲肯定地说“当然可以。如果要别人不生你的起,你应该为所做的事情道歉并保证不会再犯错。每个人都会犯错,重要的是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你觉得呢?”

“对的,你以前错怪了我,也会向我道歉,我心理就舒服多了。”小然回忆起往事。

“好,那我们明天就先解决3本书的事情。”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样的管教方法能让问题这么快解决。

“好的!”小然七上八下的心也终于彻底放松了。

从打屁股、跪地板到积攒属于自己的钱、建立自尊,母亲引导小然道歉,弥补错误,获得成长。整个过程没有惩罚,只有充满爱的引导。

“我们对孩子做了什么,他们就会对社会做什么。”卡尔·门宁格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许多父母认为惩罚可以让孩子吸取教训,不敢再犯错,他们甚至认为孩子就“该打”,否则孩子永远不会辨别对错。通过惩罚和伤痛,或许他们能让孩子暂时停止不良行为,但这并不能教会孩子应该做什么。与惩罚相反,适当的管教既不会造成对孩子身体和心理的伤害,也不会影响孩子的自尊,反而能激发孩子的自我实现。

 

闵行区浦江第一小学

徐晓雯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