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南京 家长组织补课遭熊孩子举报

3年前 [02-05 16:57 周五]

家长组织补课遭熊孩子举报 举报人被视为英雄

社会万象南京晨报王晶卉2016-02-05 11:49

“这些熊孩子,一点都不知道家长的苦心。”放寒假十几天来,身为家委会成员的张女士为了补课一 事深感心力交瘁。原来,家长们苦心张罗着找老师、找场地给孩子集体补课,没想到几次遭到“熊孩子”们的举报,不得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另寻新的场地。 这番“斗志斗勇”被家长们无奈戏称为“猫鼠大战”。

家长组织补课被孩子举报,连换两个地方

张女士的儿子在南京一所四星级高中读高一。刚上高一,全班就开足马力抓学习,家长们更是丝毫不敢放松。这寒假一放,家长们又合计着给孩子们补课,学校里面不给补,所以必须另找地方。

家长的力量是无穷的。一开始,班上有个家长联系了一个酒店的会议室补课,班上语数外三门课的老师也都约好了,赶在春节前连上15天,决定提前把高一下学期的内容给学了。没想到才补了没几天,就被学校告知“有人举报到教育局了”。

强大的家委会发动力量,深挖“内奸”,结果发现竟是班上一个学生举报的。张女士的儿子也印证了这一说法,原来班上同学有个QQ群,那个举报的学生也跳出来承认了,被同学们视为英雄。

家 长们可不是轻易能被“击垮”的。被举报的当天晚上,家长们紧急商量,调动资源,又在一家培训机构找到补课场地,通知所有孩子第二天换地方补课。没想到刚换 了地方,又被孩子们举报了,真是哭笑不得。“我们准备再换地方。”张女士无奈地说,孩子们太不懂事,已经让家长们分头做好思想工作。虽然被举报过几次,但 是在强大的家长团的“群策群力”下,孩子们居然神奇地一天课也没少补。也就是说,这场“猫鼠大战”,孩子们还是输了。

不管补什么,只要在补课心就不慌

【家长坦言】

“我打听了,好多学校都在偷偷补,不补怎么能安心?”张女士说,上了高中,高考就近了,想安心地过寒暑假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家长们基本达成了共识。

张 女士告诉记者,从班上家长收集的信息看,南京的风气还算好点的,外地补得更凶。“苏北一些学校直接就明目张胆地在学校里面补,当地主管部门是睁一只眼闭一 只眼。苏南的孩子也补,所以这几年苏南的高考成绩这么好,和补课也有关系。南京每年的高考成绩都比较差,别人在补你不补,能不差吗?”

家长组织补课是否受到学校的暗示?张女士表示,作为家委会成员,在放假之初参加了学校的一个会议。当时校长说,寒假要保持学习状态,不能松懈,没有明说要补课。不过家长们都认为,寒假找老师补课很有必要,便各自行动起来。

这次寒假补课主要是赶下学期的新课,有必要吗?张女士表示,不管上什么,只要是补课,家长们心就不慌。如果学校不补,也要到培训机构补,总之不能让孩子闲着。

【记者调查】

家委会是个“神奇”的存在

记者了解到,由于教育部门出台“五严”规定,严抓假期补课,因此学校里的补课出现转移到校外的现象。不少学校都是在校外偷偷找场地补,而出面组织的就是家委会这么一个神奇的“组织”。

“学校不好出面,所以这个工作就由我们来做。一旦查起来,学校可以免责。”玄武区一所三星级高中的家委会成员黄先生透露,不仅是找地点,费用也是统一交到家委会手里,再由家委会交给老师,这样补课就成了自发自愿的了,学校可以不承担责任。

有家长透露,一些胆大的学校,寒假直接就在校内补课。“门卫室的保安就是家长在值班,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向校内通风报信。”

据了解,补课现象集中在高中,不少学校从放假之初一直补到春节前,学生们的假期大缩水。

补课老师一个上午挣1000元

请老师集体补课,费用必不可少。张女士透露,他们请了班上三门课的老师,每个老师每天上80分钟,加起来半天时间,每个孩子交80元。15天上下来,每个孩子要交1200元。

“这就算很便宜的了。”张女士说,听说有些名校的老师,上一节课一个半小时,要160-180元。“我们在苏州的朋友说,当地补一节课,要交200元!”

玄武区一所三星级高中的语文老师透露,出去补课一个上午,可以拿到1000元的补课费。除了寒暑假,双休也在补课。“以双休补课来计,每周补半天,一个月下来净增收入4000元。”据了解,每个学校给老师们的补贴标准也有所不同,便基本上都靠家委会“运作”。

“其实我们做老师的也累,也不想补,希望你们媒体多曝光。”这位老师说,虽然收入高了,但是假期完全泡汤了,而且每次都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补,还经常被通知换地方,实在是太累。

【多说一句】

家长心态有些盲目减负见效不大或因没形成共识

“其实我们做家长的,真心不希望教育部门抓补课。一抓补课,我们的负担更重了。”不少家长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张女士说,到外面培训机构补课,收费都很高,一个半小时的课,要收到150元。不如请班上老师集体补课,又能补到点子上,又能省不少钱。“最好能在学校统一补,不要东躲西藏找地方,小孩也受罪。”

据了解,省教育厅寒假以来每天都能接到补课的投诉电话,除了学生举报,还有一些就是培训机构打来的。把学校补课搅黄了,家长就都往培训机构跑了。

“家长们的心态很盲目,看着别人补自己也要补,不管补课对孩子有没有用。”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马斌坦言,补课不是新问题,但在现行高考制度下,却又是难以根治的问题。对于教育部门来说,抓也不好,不抓也不好,总有人投诉。

南 京资深教育专家戚若予认为,减负之所以见效不大,是因为没有形成共识。减负令的“发令员”教育主管部门吼着减负的号子,却松不开考试评价的纤绳;学生们盼 着减负的甜果,却卸不下学业的包袱。更要命的是家长,一边掉着心疼儿女的眼泪,一边挥着“快跑!快跑!”的鞭子。学校不给补了,就由家委会出面组织;孩子 们学会举报了、媒体来采访了,就把孩子们向培训机构赶。至于这些机构为啥这么火?还是市场需求啊!禁补令对它们并无约束力。于是,问君补课何时休?恰如一 江春水不息流。

http://news.qq.com/a/20160205/027490.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