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飘落的白玉兰

9年前 [01-04 10:23 周五]
 

十二岁的她是今年一月份和爸妈一起搬进这小区的,一进城东小区,她便注意到小区门口的那棵白玉兰。挺直的枝干,有三层楼高;光秃秃的树枝上,只有三四片树叶坚守在枝头,作最后的挣扎。每天放学经过这儿,她总要数一数树叶,是否少了。

可是毕竟冬意渐浓,一夜寒风之后,最后留守的那几片树叶,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知道,有一行热泪滑落,滴到地上,无声。

  她原是外地人,自从爸爸来这儿承包了几个建筑工地赚了点前买了房子以后,她们全家便来到这儿定居。爸爸在外赚钱,妈妈在家料理家务,接送她和弟弟上下学,一家也算是和和睦睦,幸幸福福。可是,穷贯的人一旦有了点钱,就不知道该怎样花。她爸爸就是这样,爸爸染上赌博,从小玩玩一直越玩越大。妈妈劝了他好多次,也和他吵了好多次,每次都以爸爸甩门而出、妈妈泪流涕零告终。而她和弟弟只有躲在自己的房间默默的流泪。终于有一天,东窗事发,几个穷凶极恶的人找上门,说是爸爸借了高利贷,欠了一屁股债,于是将房子卖给了他们,限他们半个月内搬出这儿。妈妈在阿姨们的帮助下,在城东小区租了一个房子。就这样,她和爸妈、弟弟便来到了这里。虽然,这儿的房子没以前自己家的舒服,但总算没流落街头。可她却再也笑不起来了。

 以后的日子,她便是在爸妈的吵架声中度过。她知道爸爸还在赌,她知道爸妈可能会离婚,她知道妈妈想带她回老家……一谈到回老家,她就担心。从读幼儿园起,她便在这儿生活了。老家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老家她一个朋友也没有;而这里,六年小学的朋友都在,亲爱的老师也在。她伤心时,有人会给她快乐;她失望时,有人会开导;她开心时,有人会和她一起开心,她感觉这里就是她的故乡了……

 每每想到这些,她便来到小区门口的玉兰树下,诉说这些情怀。光秃秃的玉兰树,在寒风中挺立着,苦苦地等待春暖花开。“我要和他们一起坚持”,她总是这么想。可是一回到家,妈妈的忧郁,爸爸的无所谓,以及他们无休止的吵闹又在眼前。

 玉兰树终于等到了那天。那天清晨,她上学去经过树旁,突然发现枝头露白开花了!她一阵欣喜,似乎看到了希望。几天后,那洁白的花儿堆砌在无叶的枝桠上,清丽如水,洁白无暇,那摄人心魄的花瓣色如玉香似兰,冷艳得令人心驰神仪。

可是,就那么短短的三五天,玉兰花就自上而下开始了卸妆,很快除了枝头的一朵刚刚待放的花骨朵外,只剩下满树残花,落英遍地了。

一切似乎又回归原点。家中的妈妈已经在收拾衣物,准备回老家了。

她黯淡了,甚至没发现在褪去花朵的枝头上,正一点点透出来嫩嫩的新绿来。她捡起满地的残花,小心地整平,在心爱的日记本上,用玉兰花瓣贴上:“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白色的花瓣在白色的纸面上,并不特别明显,可在她看来却那么耀眼,直刺她到心里。

她知道,又一行热泪滑落,滴到地上,无声。

她再次来到玉兰树下,看着枝头的花苞,想摘下它,为她的作品画一个圆满的“!”号。她爬上了树旁房子楼道的窗口,左手抓着窗窄窄的横档,右手去够那花朵。再近点,再近点,手指已经碰到花朵了,她仿佛看到了她的完美的作品: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终于抓到了,她微微一笑。随着她眼睛一闭,左手离开了窗档,那玉兰花和她一起,飘落,飘落,在空中滑出了一道凄美的弧线------

 

石宣家庭教育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