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青春期,我给自己画了个圈

7年前 [01-26 22:37 周四]
   

青春期,我给自己画了个圈

罗圆元 《 中国青年报 》2012年01月23日

    我的青春期开始于初二或初三,那时母亲总伤心地说:“怎么就变得一点都不听话了呢?”

    那时的我,会朝着家人乱发脾气,有时候只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有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生气想发火。有时会莫名地想哭,没有原因,于是固执地锁上门,独自蜷缩在墙角哭个痛快。

    我对母亲大吼大叫,只是因为她给我买了件我不喜欢的新衣服,于是,我大发雷霆,不断强调“不要随便替我做主,我有自己的喜好”。我沉浸在对未来的迷茫中,一边审视着当下的自己,一边寻找着渴望成为的自己。我想要冲破家、学校这两点一线的模式,我想要冲破别人对我的看法,不想再做那个温顺听话的乖孩子。我还想离家出走,到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去,隐约觉得在那儿我会蜕变,找到方向……

    他们总说我变了,可是没人知道我为什么变了。我曾试图和他人聊关于改变、关于人生、关于未来的话题,可他们总是不明白、不理解,于是我也就不再尝试,不再做这些无谓的努力。

    隔阂就这样出现了。我画了一个圈,将自己围在圈里,把他人隔在圈外。我独自上学,独自回家,在家里也是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久而久之,孤单成了我的生活常态,我满腹的迷茫、疑惑找不到倾诉的对象。

    原本以为,我会永远生活在这样的矛盾、迷茫、孤独和不被人理解之中。但是,高二那年我生了一场病,而这场病就此改变了我的生活。

    病中的我,经常整夜整夜疼得睡不着觉。最初,我总是在思考着与死有关的问题,虽然明知道自己还不会死,但还是禁不住要去想:如果我明天就死了,我今天该怎么过才不会遗憾啊?我想,我还有那么多想看的书还没看,我还没上大学呢,我还有那么多想去的地方,我还没什么作为呢……想着想着,一扭头看见躺在身边的母亲,突然发现,我还有父母呢,他们把我养这么大,没得到任何回报不说,还得忍受我的坏脾气。然而他们从不曾放弃我,只是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守护着我。

    后来虽然也时常生病,但是我不再恐惧,而是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当疼痛在身体里一点一点扩散时,我努力让自己想点开心的事,那些快乐的回忆和美好的未来。

    我就这样走了出来。现在的我也渐渐明白,我并不是个“怪胎”,那只是青春期的“插曲”。处在青春期中的我们敏感、情绪化、叛逆,渴望孤独又害怕孤独,渴望被理解而又不主动去理解他人,渴望独立自由而又离不开父母的照顾,想跟他人倾诉而又怕他人看穿自己。心理充满着矛盾,有时觉得好像不了解自己,世界看起来很陌生,想封闭自己……在我的身上,这些特点都被一一呈现。

    现在的我,依旧不完全了解自己,也没能真正确定自己的人生定位,但是我知道我在努力,我在尽可能地向前。我不再迷茫,我是有方向的。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