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十个棍棒教育的案例:失手打死孩子悔之晚矣

7年前 [11-25 09:46 周五]

   人常说,“棍棒底下不但出孝子,还能出才子”!
    事实果真如是说?我看未必吧!
    “棍棒底下出好料”的教育方法,有时与一味溺爱娇宠一样,都是可怕的危险教育。

    父母爱子女,人之常情。谁不盼望子女成才呢?
    某种意义上说,严格教育子女是对的,适度责罚,也是为了孩子长记性,不再犯不该犯的错误。
    人常说:“玉不琢不成器”。在儿女成长的道路上,中国传统的教育思想,多是在硬性灌输下被动等待孩子自行开悟。虽有强调因势利导的警句,但更多的是强调严格施教。包括学校老师在内,有时也是强势体罚,动辄拳打脚踢。
    当然,如此也不乏成功的例证,但也有将孩子逼入绝境甚至酿成悲剧的可能。
    靠打骂、虐待的棍棒教育,有可能给孩子的心灵造成巨大创伤,使家庭对他们失去了吸引力。有些青少年不堪父母打骂,产生逆反心理——视父母为仇人。
    近年来,诸多家长对孩子施以“棍棒教育”的案例(如: 负气出走的,危害社会的,怒杀父母的,跳楼自杀的等)屡屡见诸报端,值得警惕。

    家庭是孩子接受启蒙教育的第一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的教育,犹如一颗甜蜜的糖果。
    打骂、斥责,就像苦瓜、黄连,只有善用,才能是好菜良药。
    棍棒教育是一种冒险,打骂一定要适度、慎用!
    事实上,适度的打骂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孩子成长记忆中有价值、宝贵的部分,也是对传统教育手段的理性反思。
    至于说服教育,尽管那是现代教育的一种倾向,一种民主的教育方式,也要注意不要让说理成为一种啰唆。总是重复相同的说法,说久了就会成为隔靴搔痒,话多不是力量。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的十个案例都是与棍棒教育有关的,其产生的严重后果不是——上述的四种情况即 “负气出走,危害社会,怒杀父母的,跳楼自杀”,而是—— “父母下手过重,过失打死孩子”。
    这十个案例就是十面明亮的镜子,值得全社会深刻警醒与反思!

新闻案例一:

    【只因3岁孩子不肯认字,男子一气之下失手打死孩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北京)

    郑博,一个3岁的孩子,只因为不肯识数认字,死在了父母的棍棒下。日前,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孩子的父亲——河南来杭打工人员郑海现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儿子不肯认数字,父亲操起木棍就朝儿子的脑袋打
    2005年12月24日晚,郑博的母亲秦某教3岁的儿子认数字“1、2、3、4、5”,但儿子读了一遍后,就无论如何不再开口。性急的秦某打了儿子两个耳光,又操起一根木棍,痛打儿子。
    这一幕被刚好回家的郑海现看到,他制止了妻子的行为,表示由他来教育。但是,生性倔强的儿子仍不肯多念。脾气暴躁的郑海现顿时火起,也操起木棍朝儿子的脑袋打了两棍。孩子放声大哭,但父亲并没有停手,木棍相继落在了郑博的脸上、手上、屁股上。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
    当晚11时,郑博突然大声喘气,脸色也变得难看,父母连忙把儿子送到附近的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此时,郑博已死亡。
    经鉴定,郑博是因头部遭打击,颅脑受损后引起呕吐,呕吐物堵塞呼吸道,引起窒息导致死亡。除了头部的致命伤,郑博四肢、臀部等部位多处受伤。
    “之所以下这样的狠心,为的是不想让孩子过和自己一样的苦日子”
    在法庭上,郑海现后悔不已:“我们只是为了教他认字,他不肯,我们生气才打他。”“我们不是存心去伤害他……是教育他,多认点字,学聪明一点……做爸爸的教育他一下,并不是真的想打他……”,“之所以下这样的狠心,为的是不想让孩子过和自己一样的苦日子”。
    郑海现夫妇都是河南淮滨人,均是30岁左右。郑海现只有初中文化,其妻只有小学文化。2002年5月,妻子生下了儿子郑博,2003年,他们舍下刚满周岁的儿子,从河南淮滨来到杭州萧山。在一切安排妥当后,二人就把儿子从老家接了出来。
    夫妇二人每天推着车卖水果谋生。为节省开支,他们一家租住的房子只有10多平方米。据认识郑海现夫妇的邻居反映,二人都是地道、本分的农民,但他们经常用棍棒“教育”孩子,而且下手较重。
    “跟所有打工的人一样,我们想多赚点钱,让日子好过些。”郑海现说,因为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吃了不少苦,所以就想让孩子能聪明一点,将来日子好一点。“我们真没有想把他打死。打孩子,是为了让他将来比我强啊!”
    警方的调查表明,二人并不是真的想致亲生儿子于死地,教育方法不当是酿成这一惨剧的直接原因。公诉人也认为,郑海现是“出于教育孩子的良好初衷,酿成了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严重后果”。
    一位办案民警说,每次提审,这对夫妻都是追悔莫及,尤其是母亲,每次提审都痛哭不已,念叨是自己“教育方法不对”。
   
    农民工正成为“棍棒教育”的高危群体
    浙江省青年研究会会长王曙光认为,看起来这只是极端的个例,但却有普遍性,体现了农民工改变孩子命运的迫切心情。“与普通市民相比,他们希望孩子成才的心情更为迫切。”
    “农民工正在成为‘棍棒教育’的高危群体,”王曙光说,农民工大部分来自偏远贫穷的地区,城市与家乡间存在的巨大反差以及对富裕生活的向往,使农民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但是, 由于读书少,文化素质不高,农民工往往不懂得教育子女的方法,他们基本采取强压式方法,要求孩子完全服从父母意志,稍有偏差,便打骂相加。
    王曙光说, 农民工多数是很疼爱孩子的,对孩子的期望很高,迫切希望孩子出人头地。但在城市生活中,农民工是弱势群体,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情形时有发生,生活及工作中的不如意,在他们心中造成巨大的压力,也使得他们容易把压力转移到无辜的孩子头上。一旦控制失当,就造成惨痛的后果。

新闻案例二:

    【母亲失手打死为买零食偷钱儿子被公诉】
    来源:新华网

    体弱多病的能能,一直是家中的宝贝疙瘩,却因为屡次偷钱遭受母亲的“棍棒教育”。又一次偷钱后,母亲怒不可遏,再次挥起了棍子。这次,儿子死在了母亲的棍棒之下。昨日记者获悉,蒲江县检察院日前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这位母亲提起公诉。
    为买零食11岁孩子偷钱
    今年5月26日晚上7时,做完农活的聂珍回到家中,见11岁的儿子裤包鼓鼓的,里面竟是满满的零食。能能称是亲戚买的,但聂珍觉得不对,她立即上楼查看自己藏在枕头里的积蓄。果然,900元钱不翼而飞。能能从4岁起,就染上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偷钱。“我的钱不管放在房间的哪个角落,最终都会被他找出来。”聂珍在对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说到,能能偷钱少则几块,多则上百。此外,能能有时候还会偷邻居的钱。聂珍当即询问能能是不是拿走了这些钱。果然,能能承认了,但对钱放在何处,能能却坚持不说。
    为了让能能把钱交出来,聂珍开始逼问儿子。能能说,他的钱全部放在了同学刘某那里。为了核实,聂珍将能能的手用医用纱布捆绑起来,将其锁在厨房内,然后去找刘某。“我已经好多天没和能能玩了。”刘某否认了能能的话。
    聂珍只好再度返回家中,继续询问能能,并好言劝说。“我把钱放在猪圈角落了。”能能说,然而,聂珍在猪圈里还是没能找到这笔钱。
    逼问无果母亲怒打儿子
    儿子不仅不将钱交出来,还把自己耍得团团转,聂珍决定好好“教育”一下儿子。她从院坝里取下茶树枝,重重地抽在了能能的后背上,能能大声哭喊起来,并说钱放在了床垫里。聂珍带着他去找仍是没有。聂珍再次举起了数枝。就这样,能能说了4个地方,母亲打了4次,钱还是没有着落。聂珍遂把女婿和哥哥聂兵一起叫来,继续做能能的“工作”。
    当晚10时,聂珍发现能能的双手有点发肿,并多处出现淤血,她也意识到可能下手太重。后当能能称把钱放在同学徐某处时,聂珍将捆绑儿子的纱布割断,要女婿照看能能,自己去徐家询问,但仍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晚上11时许,聂珍回到家中,发现能能的伤痕开始发黑,并称肚子疼,她立即叫女婿将能能带到镇卫生院。能能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死亡。经法医鉴定,能能系全身广泛性皮下肌肉出血,创伤性休克死亡。第二天,聂珍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死者姐姐:弟弟习惯不好
    “母亲对弟弟很好,只有在他偷了钱以后才会打他。”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蒲江县成佳镇岐山村8组能能的家中,能能23岁的姐姐带着儿子在家。其姐姐称,因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母亲在32岁时超生有了能能。但是,能能的身体一直不好,不怎么长个子,11岁的他还只有1.06米,曾先后数次因体质太差病重。他从四岁起就有了偷钱的坏习惯,“光5月份就偷了家里3次钱。”为了让能能改掉这个恶习,聂珍每次都采取棍棒教育的方式。聂珍在对公安机关的笔录中也提到,“之所以打他,是想把他的错误行为改正过来。只要把他打得求饶了,他下次也许就不敢了。”
    对于这些钱的用途,能能姐姐称,能能经常将钱一百、两百地拿给同学,或是带他上学的村民。
    日前,蒲江县检察院正式将聂珍提起公诉,罪名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等待聂珍的,将是刑法的惩处。

    教育专家:“棍棒教育”不可取
    “‘棍棒’教育对孩子负面作用多过正面,不少孩子因为逃避父母的打骂,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承办法官说,这个孩子死在母亲棍棒下,是罕见的极端个案。希望家长掌握正确的教育方法,不让这类惨剧再上演。
    “这位母亲打得这么重,可以看出她很愤怒,也说明了母亲自身也存在心理问题。”知名教育学家、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游永恒教授称,不少父母在教育子女的过程中,找不到合理的教育对策,过度焦虑,导致采用简单粗暴的极端方法。游教授分析,能能之所以经常偷窃,除了自身品行的原因,还有可能是患上了一种“病理性偷窃”症。
    “孩子出现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家长依靠自身能力无法解决时,应当求教育学专家或者心理专家。”游教授称, 棍棒式教育容易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反而不利于行为的改正,“这样的教育方式绝对是不可取的。”(当事人系化名)(蒲法宣记者蔡小莉)

新闻案例三:

    【恶魔父亲失手打死7岁儿子,冰柜内藏尸两年多】(图)
    来源:水母网

    两年前的一天,赵某为了教训7岁的调皮儿子,失手将儿子打死。后悔之余,为了能够天天见到儿子,同时也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他把儿子藏在一个冰柜内。两年后,民警接到举报在冰柜里发现男孩尸体,将赵某抓获。
    昨天,黑龙江籍犯罪嫌疑人赵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胶州警方刑拘。
    案发> > > 冰柜惊现男孩尸体
    “冰柜里有一个男孩尸体!你们赶紧过来!”5月31日,胶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胶州市民王女士的报警。王女士告诉民警,去年3月份,她将房屋租给了淄博人胡某开饺子馆,一个月前,胡某打电话给她,称饺子馆的生意不好做,房子到期后他不打算租了。案发当天,王女士听邻居说胡某已经将东西变卖离开,她便来到自家位于杭州路站西村的出租屋内收拾屋子,打算将房子另行出租。
    当她打开这间出租屋房锁时,发现屋内墙角上放着一个上锁的冰柜。屋内所有东西都已被胡某变卖,为什么会只留下一个冰柜呢?心存疑虑的她用锤头打开冰柜,天哪!冰柜里有一具已经冻僵的男孩尸体。过了一会,惊魂稍定的她便立即报警。
    调查> > > 尸体案情扑朔迷离
    接到报案后胶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由刑警大队和中云派出所派民警赶往案发现场勘查侦破,局长金瑞谟也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青岛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处相关人员也到现场开展勘查和尸体检验工作。冰柜是谁的?这个只有七八岁的死亡男孩又会是谁?警方立即对房屋的租赁者展开调查,最终在淄博找到了曾租赁王女士房屋的淄博人胡某。
    民警从胡某那里了解到,去年8月份,一个经常来他饺子馆吃饭带有东北口音的男子将一个上锁冰柜存放到他的饺子馆。男子告诉胡某冰柜里存放着名贵药材,一刻也不能断电。从此以后,这名男子每月按时支付给胡某一些费用,并隔三差五来饺子馆吃饭。每次来的时候总会先拿着钥匙将冰柜打开,默默地看一会再吃饭。鉴于这名东北男子有重大嫌疑,民警随即对这名男子展开调查。由于胡某对这名男子不是很熟悉,也不知他的去向,线索再次中断。
    抓捕> > > 10天抓获嫌疑人
    通过对出租房四周居民的调查,6月5日,案情有了重要转机,民警找到了赵某的朋友胶州人林某。从林某那里民警了解到,2005年左右,赵某从老家黑龙江带着两个儿子来胶州打工,一开始租住杭州路石头街的一出租房内,随后和也租住在此处的林某相识并成为朋友。赵某的大儿子辍学在外打工,小儿子五六岁。因赵某经常打骂他的两个儿子,房东看不下去不再把房子租给赵某。2008年3月份赵某搬走后,林某就再未见到他的小儿子。难道这个孩子就是赵某的小儿子?通过林某辨认,冰柜内的男孩尸体正是赵某的小儿子小雨(化名)。
    经过多方调查走访,6月6日,专案组民警又在胶州的一工厂内找到了赵某打工的大儿子小新(化名)。面对民警的讯问,小新承认了2008年2月的一天,他打工回到租住屋时,发现弟弟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后来才知道是父亲将弟弟打伤的。下午2时许,他发现弟弟小雨已经死亡。当时父亲赵某让他不要声张,并买了个冰柜将弟弟冰了起来。6月10日,民警在胶州一处出租屋内将赵某抓获,赵某也承认了失手打死儿子的犯罪事实。
    交代> > > 失手打死年幼儿子
    据赵某交代,他今年40岁,毕业于吉林一所医科大学。2005年,离异后的他带着两个儿子来胶州做生意,因事事不顺利,生性暴躁的他变得一蹶不振。特别是面对淘气不听话的小儿子小雨,他经常大动肝火对小雨进行殴打。2008年2月12日,他回家没有见到儿子小雨,便出去寻找。当看到小雨一脸污垢地出现在面前时,一怒之下便对小雨的脸和头部进行了猛烈的殴打。生性倔强的小雨挨打后不哭也不闹,脱光衣服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一早,赵某看到小雨没有起床,发现小雨已经没有了呼吸。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儿子了,他出门买了一个冰柜,用床单将儿子裹起,放在冰柜里,留待以后下葬。
    赎罪> > > “身背”儿子两年
    民警告诉记者,在提审赵某时,每当他们提到小雨时赵某就眼眶湿润默不作声。记者了解到,在失手打死小雨后,赵某非常后悔,始终不相信小雨的死亡事实。 两年来,他的负罪感一天也没有减轻过,先后换了三个租住地,每次搬家都把放有儿子尸体的冰柜带在身边。每当想起儿子,他就会拿着酒瓶,坐在冰柜旁哭泣 。牟成梓赵敬美摄影报道

新闻案例四:

    【西安男子打死6岁儿子受审书记员边记边哭】(图)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自己也有个和扬扬同名的儿子,书记员流下眼泪本组图片由本报记者宁峰摄
    刘世奎悔恨的泪水唤不回儿子
    公诉人在庭上出示刘世奎当晚打死儿子,所使用的板凳腿。本报记者宁峰摄
    案件回放
    今年6月11日16时许,刘世奎在西安市东羊市小学三年级二班开家长会时,因对其子扬扬(化名)在学校表现不满,即在教室对孩子拳打脚踢。18时许,在工作单位再次殴打扬扬。当晚23时许,扬扬死亡。
    时隔一周,西安再发虐童惨剧。6月18日,长安区一对夫妇因为怀疑8岁的女儿在家里偷钱,将孩子打死。
    今天是世界防止虐待儿童日,大家应该行动起来,防止虐待、忽视儿童。
    审判长:你知道什么是真爱吗?
    昨日,刘世奎打死9岁儿子扬扬一案,在西安中院一审开庭审理。公诉方请求法院以犯故意伤害罪追究刘世奎刑责。扬扬母亲提出18万元赔偿诉讼请求。庭审中,刘世奎对所犯罪行追悔莫及,一再称“打儿子是太爱他”。
    刘世奎的辩护律师说,此案发生在家庭内部,原因是对孩子的教育问题,其主观恶意不大,社会危害相对较小。案发后,刘世奎没有逃离,认罪态度较好。刘世奎在单位一贯表现良好,他本人内心也受到极度自责。请求法院从轻或减轻对刘世奎的处罚。
    扬扬的母亲昨日未在法庭出现,她的姨母代其出庭,姨母称,扬扬母亲无法承受这样的场面。扬扬的爷爷奶奶也同时到庭旁听庭审。
    庭审中,书记员一边记录一边哭泣。她说,自己也有个和扬扬同名的儿子,她无法理解刘世奎的行为,觉得孩子死的太冤枉,太可怜。
    昨日,审判长当庭对刘世奎说:“一个九岁的孩子,他能有什么错,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孩子,但你知道什么是真的爱吗?你把你自己的心愿强加给孩子,正是你这样自私的行为,导致了扬扬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才是你真正该反思的!”
    庭审结束后,审判长称,刘世奎最终不会被判死刑,主要是因他没有明显主观恶意,昨日法庭未作当庭宣判。
    专家说案
    打骂是父母教育无能的表现
    “用棍棒对孩子施教,是父母一种无能的表现。” 昨日上午,参加此案旁听的西安一大学从事预防儿童家暴方面研究的张教授说, 这些父母往往忽略了究竟是什么导致孩子犯错 。扬扬遭受刘世奎的打骂,却从不给老师和同学说,他其实是在反抗父母离异后自己缺失的家庭温暖,反抗父亲为自己安排的人生。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要露滋采写

    法庭记录
    他对儿子的爱与恨悔和罪
    昨日,刘世奎在法庭调查、辩论和陈述中,不断回忆自己和儿子间的往事。可是再多悔恨的眼泪也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悲剧。记者简单整理了刘世奎在法庭的发言。
    爱
    “我很爱很爱我的儿子,在他出生前,我已经为他设计好了美好的未来。当孩子出生时,我感觉是一个天使来到了我的身边,他的笑容、哭泣,包括给他换尿布,都是件十分美好的事情。后来他慢慢长大,我想了很多办法和费了很多人力物力,我使他获得了西安市幼儿组国际象棋大赛第七名及围棋等级证书。我对孩子的期望非常高……”
    恨
    “孩子慢慢长大了,心眼多了,不良恶习开始上身了,而我的脾气又急又直。当我发现孩子出现说谎、逃学、不做作业、伪造老师签字、放学不归、偷拿别人东西等恶习,我非常生气。他偷同学东西,我用牙签扎他的手指,他学残疾同学走路,我就扎他的脚趾。他逃学,我就用皮带打他。”
    悔
    “案发到现在,我一直生活在悔恨中,对小孩的生母、爷爷奶奶带来的创伤是一辈子都无法抚平的。我对他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当我将孩子的遗体从抢救室抱回太平间的冰柜中,我的手在抖、泪在流、心在疼,是我亲手把孩子迎接到这个世界,又是我亲手把他送离了这个世界。我认罪,愿意承担法律对我的任何惩罚。
    罪
    检察院指控,刘世奎采用暴力手段教育子女,致人死亡,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法。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新闻案例五:

    【14岁儿子逃学上网父亲失手将其打死获刑】(图)
    来源:北京晨报
    小涛写的与家人断绝关系的纸条
    小涛的父亲在法庭上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表示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
    夺去小涛性命的木棒
    村民担保书
    一个年仅14岁的孩子因为沉迷于网络游戏,经常旷课,不服从父母管教,甚至与父母大打出手,导致家庭矛盾爆发。父亲酒后失手打死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儿子小涛(化名),这悲惨的一幕就发生在平谷区大兴庄乡鲁各庄村。昨天,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孩子的父亲张平(化名)有期徒刑10年。是什么让张平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此狠手?前天上午,记者赶赴平谷区大兴庄乡鲁各庄村,走访了小涛的母亲、熟悉张家的邻居以及村委会的干部。
    矛盾激化父亲失手打死儿子
    5月14日上午,记者驱车赶到平谷区大兴庄乡鲁各庄村。听说记者为张家的事情而来,邻居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记者讲述案发经过。
    2006年11月11日下午,小涛要离开家上学去了,他的父母及大舅等一起劝他在学校好好学习,不要再逃学去网吧玩网络游戏。但小涛听不进去这些劝导,竟说以后还要一边上学一边玩游戏。接下来,小涛与母亲发生了争吵,甚至动手打了母亲。随后,小涛还写下了与父母断绝关系的纸条,希望以后父母不要再管他了,上写:“我小涛从这走后就永远不是张家的人,今天打我打坏,不复(负)责任。”张平试图将小涛与妻子分开,小涛又与他的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并且顺势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说道:“我打断自己的腿,以后你们不是我的父母,我也不是你们的儿子了。谁要是管我,我就打谁!”当时双方情绪都比较激动,张平见状,从儿子手中夺下木棍,他恼怒之下失去理智,持棍子向小涛挥去,棍子击中小涛头部,后确认小涛为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
    据邻居说,当天因为邻居家有事儿,所以张平也在邻居家喝了点儿酒。事后,张平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望子成龙父母借债送子求学
    记者看到,张平家中房子低矮,与周围的邻居家相比也略显破旧。小涛的母亲衣着朴素,因为长期在农田里干活儿,整张脸被晒得通红,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许多。在采访过程中,孩子的母亲还向随行的村干部提到,家里现在连这个月的电费都已经支付不起了。
    张平夫妇以承包农田和养猪为生,家中还有老人以及一个年仅10岁的女儿,生活压力很大。但为了能让小涛好好上学,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小涛就读的学校在当地是一所比较有名的寄宿制学校。 为了给小涛创造好的学习条件,夫妇俩是靠借钱才送孩子到这所学校上学的,为的就是让孩子在这种封闭式管理的环境下,严格要求自己,远离外界的种种诱惑,考上一个好高中。哪里想到,孩子并不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仍然一意孤行,沉迷于网络的虚拟世界。

新闻案例六:

    【女子因10岁儿子不听话失手用竹竿将其打死】
    来源:新闻晚报

    我追问儿子有没有偷钱、偷打声讯电话,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头哭。我很生气,从弄堂里拿来一根长约一米的竹竿,往儿子屁股上打去。刚开始时,下手较轻。后来,火气越来越大,就乱打了,竹竿什么时候断的,我也不知道。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倒在地上不动了。
    10月2日,年仅10岁的男孩小逸(化名),只因不听话,被亲生母亲胡金梅用竹竿失手 打死。当日,这位母亲立即被警方刑事拘留。日前,金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胡金梅。
    母亲看守所里要求赎罪
    胡金梅今年32岁,小学文化水平。小逸是她与前夫草率同居时生下的,作为一个年轻且在婚姻上吃过不少苦的母亲,她自己完全没有预见悲剧的发生。在管教儿子时,她丧失理智,不慎闯下大祸。因自身的一时冲动,她痛失亲生儿子,也给自己的新家庭带来了不幸。
    近日,在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这个失手打死亲生儿子的母亲,她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万分。在接受采访时,起初她只是低着头,反反复复地说着:“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结果。孩子犯再大的错,我也不能打死他呀!对不起他啊!”
    直到记者问起小逸,她才有了些反应,先是意外地抬头睁大眼,接着又很快地低下头去,双手握拳,激动地说道:“孩子再也回不来了,他不会原谅我的!我只有坐牢来赎罪了。”
    说完,接待室里又静了下来,她试着控制情绪,几次深呼吸后,接着说道:“我不了解孩子,特别是近两年,孩子渐渐大了,不跟我说心里话了。再婚后,他一个人与外公外婆住在一起,我根本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些什么。”
    话匣子打开了,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孩子不知不觉养成恶习
    胡金梅是江苏省洪泽县人,自幼在家,8岁在当地小学读书,父母已来金山区的一家砖瓦厂开拖拉机。17岁时,胡金梅也来到金山打工,与父母同住。认识了在砖瓦厂打工的张永文(化名),此后,两人过起了同居生活,未登记结婚,生了两个儿子,小儿子叫小逸。
    期间,胡金梅经常听到别人议论,“丈夫”张永文在外惹是生非。她很生气,两人不断发生争吵。1991年,胡金梅喝农药欲自杀,所幸被抢救过来。1996年11月,张永文因盗窃罪被判劳教一年。出狱后,张永文仍不知悔改,且脾气越来越暴躁,常为一些琐事打骂胡金梅。
    1999年,两人分手时,因某些原因纠缠不清,孩子的抚养权经江苏当地法院宣判,一人抚养一个。
    小逸跟着母亲胡金梅,住在金山区的外婆家。胡金梅在一家服装厂找到了一份工作,小逸则在附近的一所小学读书。每天早上,外婆把地里收上来的菜拿到镇上去卖,每次都会带着一个铁皮盒放钱。回来后,就把铁皮盒随手放在房间里。
    可自从小逸读三年级起,外婆几次发现铁皮盒里的钱经常莫名其妙地少了,但房间的门锁得好好的,于是,便怀疑起外孙小逸。
    接回身边两个月事发
    经熟人介绍,胡金梅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两人开始交往。今年4月,两人登记结婚后,胡金梅搬入丈夫家,儿子小逸继续留在外婆家居住。
    6月的一个周六,小逸趁着外婆外公下田干活,把外婆向别人借的两个价值一百多元的大塑料桶卖给了捡破烂的,只拿到六元钱。被邻居看见,把事情告诉了大人。外婆把小逸带到田里,本想好好劝劝他,不料,小逸却一走了之,去了同在金山的生父家。
    8月初,小逸被哥哥送了回来。与丈夫商量后,胡金梅把儿子小逸接回身边。
    10月1日,胡金梅带着孩子上街买吃的,顺便支付电话账单时,发现电话费中莫名其妙多出80元声讯费。回家后,胡金梅问了丈夫,但没人知道80元声讯费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她拨打了咨询电话,被告知是儿童看电视时打电话参与各类活动产生的电话费,每月80元封顶。
    10月2日上午,胡金梅本想带着小逸去一朋友开的照相馆,为儿子拍明星照,顺便到处逛一圈。但那天胡金梅睡晚了,起床时,丈夫已到胡金梅父母家修拖拉机去了。胡金梅下楼时,家里只有一个儿子。在客厅没见到儿子,胡金梅便四处找,结果看见小逸在婆婆房间,问他干什么,却不说话。
    胡金梅突然想起,几天前公公说亲戚家少了东西,以及80元声讯电话费的事,便问了小逸。见小逸不肯承认,一气之下她拿起竹竿,悲剧发生了。
    再听不到他叫妈妈了
    回想起当时的心情,胡金梅声音颤抖地说:“我反复追问儿子,有没有偷钱、跑去亲戚家翻东西、偷打声讯电话,他一个字都不肯说,被问急了,只是低头哭。当时,我一下子就火大了,从弄堂里拿来一根长约一米的竹竿,往儿子屁股上打去。
    “刚开始时,我尽量控制手上的力量,下手较轻。后来,火气越来越大,就乱打了,下手也重了。连竹竿是什么时候断的,我也不清楚,只是继续用半截竹竿打他,还用脚踢他。当时,我火气很大,已经不管了,全身都打,脚也乱踢。
    “他一直不肯承认错误,还边跑边叫‘打死我吧’。我实在气疯了,就追上去打。但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倒在地上不动了。
    “我上去推他,他没反应,一动不动。我慌了,立即打电话叫丈夫回来。丈夫回家后,看见当时的情况,就到前屋去打110和120了。不久,我和丈夫一起跟120急救车到了医院。”
    提到医院,她红了眼睛,低下头不再说话。接待室里响起断断续续地抽泣声,她的肩膀不时地抖动着,泪水一滴滴掉在手背上。
    “我好后悔,不应该打孩子的。他从小挺顽皮的,没记性,大人说的话前说后忘,除非我训他才听话。 读三年级后,发现他有偷拿外公外婆钱的习惯,从一二十元到二三百元,越拿越多。我曾在游戏机房里,抓到过他几次。可每次问他有没有拿,他都不说话,气得我只能动手打他。
    “说实话,我不了解他,不知道他内心想些什么。结婚前,我曾单独问过孩子,喜不喜欢新爸爸,他天真地说喜欢,也愿意和外公外婆同住。吃的东西,家里都买好了,还每天给他零用钱。为什么还要去伸手偷拿钱呢?好声好气地劝他,为什么不听呢?”
    胡金梅的声音充斥着挫败感,脸上布满悔恨的泪水和表情。
    “不论我怎么赎罪,再也听不到孩子叫妈妈了,回不来了,他不会原谅我的!”
    “我对不起孩子,对不起现在的老公,我一定要好好悔过。”
    专家观点
    祸起父母草率结合
    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胡申生接受采访时说:“悲剧祸起胡金梅与前夫的草率同居,她吞下了自己酿的苦酒,也许至今还未明白。”
    “这是一个特殊的单亲家庭。生父作风不好,母亲先忙着离婚,婚后又与孩子分开。
    父母从未替孩子想过,没有责任意识。有类似经历的外来务工者,上海可能不在少数。有关部门应对他们加强法制教育,同时,务工者本身也应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犯罪嫌疑人打孩子的心情,我能体会,对她多少有点同情。顾及到现任丈夫的想法,她希望孩子不要惹事,所以才越打越重,那是一股怨气。其实,在方法和经济上,她根本没有能力教育孩子。现任丈夫同意把孩子接到身边,说明她的新家庭很不错,但悲剧的发生可能会毁了这个家庭。”
    检察官点评
    如何给此案定性
    这起罕见的母亲棒打教育儿子,失手打死孩子的刑事案件,给全社会敲响了警钟。也许有人会问,检察机关如何对胡金梅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性呢?
    案发比较突然,犯罪嫌疑人胡金梅没有杀死儿子的主观故意。她与儿子平时关系尚好,当天还想带儿子去拍儿童照片的,只是因为发现儿子在婆婆房内柜子前东摸西摸,行为不端,加上几天前亲戚家玩具被偷、私拿父母家的塑料桶卖,且常偷拿家里的钱,外加声讯电话费。几件事的连续发生,使胡金梅对小逸的不良行为,非常失望,为教育他而用竹竿对其殴打,在儿子不肯承认的情况下,失去理智才越打越凶酿成悲剧。
    本案是一起发生在亲人间的刑事案件,相比其他刑事案件来说,侵害对象特定,社会危害性不是很大。
    从案发结果看,当胡金梅发现儿子突然倒地不动时,马上打电话将情况告诉其丈夫,叫他快来送儿子去医院急救,说明她始终不希望儿子死亡。
    案发过程中,胡金梅无法控制情绪,边追边打,直到小逸被衣服勒压颈项部,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时,她不知道儿子为何会这样。可见,犯罪嫌疑人胡金梅应当预见其用力拉小逸衣服,可能导致小逸颈项部被衣服勒压,从而引起小逸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但其却没有预见,因此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沈春雷提供)

新闻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33条规定: 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沈春雷提供)

新闻案例七:

    【两个儿子看电视起争执,父亲失手打死长子获刑4年】
    来源:京华时报记者:王丽娜

    谷勋海出庭受审。本报记者蒲东峰摄
    本报讯(记者王丽娜)“判我是应该的,我对不起孩子”,宣判后,38岁的谷勋海平静地说。两个儿子因在家争看电视吵架,谷勋海拿起扫帚敲打大儿子的头部,失手将其打死。昨天上午,因过失致人死亡,谷勋海在大兴法院获刑4年。
    昨天上午9点,身材瘦弱的谷勋海被带入法庭。在等待宣判中,他的眼睛一直往地面上看。法官称,谷勋海用粗暴手段管教孩子,致使12岁的小谷死亡,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宣判后,谷勋海向记者讲述了事发过程。当天下午,小谷回家高兴地告诉他,放寒假了,他期末考了第一名。谷勋海看了成绩单后许诺说,孩子要什么他都满足,“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死了”。
    晚饭后,因小儿子想看动画片,俩孩子吵起来,还用毛巾互相抽打。谷勋海拿起扫帚,用扫帚把敲了一下长子的头部,木棍断成两截儿。晚上11点,小谷开始喘粗气、叫不醒,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谷勋海说,他当时很烦,半年没工作,靠妻子700元的收入生活,“ 没想到会把他打死,我很少打孩子”。

新闻案例八:

    【对不上“床前明月光”妈妈失手打死三岁女儿】
    (来源:新民网)
    浙江在线04月06日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细心的民警检查小女孩的尸体后发现,小女孩头部淤青成片且面积较大,脸部、手部都有不同程度伤痕。”小诺文化不高,但深知只有念书才能改变孩子们的人生,两个儿子在读幼儿园,小诺自己就在家教3岁的小女儿数数、念诗。
    浙江在线04月06日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静夜思》是我国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名作,游子们常用该诗表达思乡之情。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首明白如话、朗朗上口的小诗,却成了一个幼小生命被剥夺的“理由”。
    母亲报警:谎称女儿摔跤致死
    3月30日上午,嘉善警方接到报警,一名叫小诺(化名)的女子称自己的女儿在家快不行了。
    民警赶赴现场,发现小诺3岁的女儿已经死亡。小诺告诉民警,女儿3月29日下午在家里摔了一下,摔得很重。一开始她没在意,不过30日早上起床时,小诺发现女儿快不行了。
    细心的民警检查小女孩的尸体后发现,小女孩头部淤青成片且面积较大,脸部、手部都有不同程度伤痕。“摔一下,有这么重?”疑问映入民警脑中。
    警方特别选派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与小诺“谈心”,试图查清小女孩的死因。不过,小诺坚称女儿是摔了一跤后才变成那样的。但侦查员察觉到,这个母亲的眼神中,除了痛苦,还有着一丝异常的纠结。
    为“长记性”女孩常遭体罚
    不久,法医报告出来了:女孩头部曾遭多次持久拍打,致死原因为颅内大量出血,与摔伤不符。
    侦查员继续做小诺的思想工作,一遍遍向她解释法医报告中的科学原理。渐渐地,小诺从对答自如到闭口不语,从心情平静到心事重重,突然间眼泪就决了堤,哭喊着:“女儿,妈妈对不起你,现在能做的只有来陪你了!”
    小诺文化不高,但深知只有念书才能改变孩子们的人生,两个儿子在读幼儿园,小诺自己就在家教3岁的小女儿数数、念诗。
    3岁的孩子本来就只能咿咿呀呀地学,所以无法令小诺感到满意。偶尔,小诺都会“打打小手心、拍拍小屁股”,让女儿多长点记性。
    半夜发现女儿异常,却没送医
    小诺是贵州人,家境贫寒,与老公生有两男一女,女儿最小,夫妻俩都分外疼爱。过完年,小诺老公在江苏找到了份工作,小诺就带着三个孩子住在嘉善县惠民街道。老公每月只给她200元的生活费,贫寒的生活、养育三个孩子的重任,都压在了她的肩上。
    3月29日下午,小诺教女儿念诗,她读“床前明月光”,但女儿怎么也接不上下一句,她就用力在女儿头上拍几下,反复多次。当天晚上,小诺发现女儿有些不对劲,嘴唇发白、口喘粗气,但家里经济拮据,她就想再观察一下等天亮了再说。可等到天亮,一切都已经晚了。
    昨天(5日),记者从嘉善县公安局获悉,目前,小诺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取保候审。

新闻案例九:

    【儿子旷课上网,父亲失手打死网瘾儿子】
    来源:京华时报

    儿子沉迷网络游戏,甚至旷课去网吧。父亲多次教育儿子未果,矛盾逐渐激化。最终,一次劝阻失败后,变故突生——父与子发生激烈争吵后,愤怒的父亲抡起镐把,打死了儿子。
    专家提醒, 对于沉迷网游的孩子,家长要对症进行说服,不宜强制孩子戒网瘾。
    父亲失手打死儿子
    14岁的张云(化名)家住平谷区大兴庄镇鲁各庄村,今年刚升入初三。几年前,他的父母特地将他送入平谷一所名校就读,希望他以后能考入理想的高中。
    从去年开始,张云逐渐沉迷于网络游戏。尽管父亲张杰(化名)和母亲李芳(化名)多次对儿子进行劝说,却收效甚微。上初三后,学校开始在每周日为学生补课,张云时常向学校请病假,然后去网吧玩游戏。
    11月5日是一个星期日,张云跟父母说要回学校补课,便离开了家。当天中午,张杰接到老师打来的电话,询问张云为什么没去学校。老师还提到,张云3日就请了病假,提前离开了学校。
    接到电话后,张杰夫妇发动亲朋四处寻找儿子。直到8日深夜,在张云一个同学的提醒下,张杰在离家约3公里的一家网吧里,找到了正在玩游戏的张云。
    张杰将张云领回家后,关在屋里两天,力图使他保证以后不玩游戏。但张云表现得很倔强,不肯保证不再去网吧。
    11日下午,张云再次提出要去网吧玩游戏。劝说无效后,张杰向儿子下了“要么就别再玩游戏,要么就别再上学”的最后通牒。张云随即回屋写下内容为断绝父子、母子关系的字条。将字条交给父母后,张云转身往外走。
    “你要是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张杰喊道。“不用你打,我自己打断一条腿,就不欠你们的了!”张云回应。
    母亲李芳跑上前要拉张云,张云动手打了她。见此情景,张杰抄起一根镐把抡向张云,张云倒地死亡。
    村民联名为其求情
    30日上午,记者到了张杰家。事发后张杰被刑拘,他的姐姐和妹妹在家照顾父亲。
    张杰的父亲始终眉头紧锁,嘴边起了很多水泡。张杰的妹妹说:“我们什么都不想说,太伤心了!”
    张杰的姐姐说,一切来得太突然、太意外,家中的所有亲戚至今都不愿提及此事。
    据记者了解,得知张家的变故后,鲁各庄的村民组织了集体签名,为张杰求情。不到两天时间,1100多人的村子里有700多人签名希望对张杰从轻发落。
    村委会和村党支部也联名向警方出具了一份证明,介绍张杰平时善良老实等情况。
    “张杰人很和气,在村里人缘很好。他从没动过别人一个手指头。”村治保主任王先生说。
    “张云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玩网络游戏了。”鲁各庄村党支部张书记说。
    “网吧为了赚钱真是缺德啊,怎么能放14岁的孩子进去玩呢?还一玩就是几天。”村民说,张家出事后,村里的大人们对孩子的管教严格起来,尤其不让孩子去网吧。
    据了解,目前被刑拘的张杰情绪低落,表达过强烈的悔意。
    【专家点评】
    这一震憾人心的家庭悲剧,向人们敲响警钟:青少年网瘾问题不能等闲视之!
    对于这一案件,在法律与民意、理智与情感之间如何权衡,法官自有定断。作为教育工作者,笔者只想呼吁:千万别让这类悲剧重演!
    预防这类悲剧重演,需要社会、学校与家庭协同努力。社会有关部门要抱着向下一代负责的态度,对网吧之类的场所加强管理,把“未成年人保护法”贯彻到底;学校要全面贯彻教育方针,在重视学生学业的同时,采取有力措施丰富其课余生活;家长更要从这一事件吸取教训,正确地防治网瘾和面对子女叛逆,引导孩子健康成长。
    人类正在走向现代科技的新时代。懂得使用现代科学成果,成了人们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孩子学会电脑,喜欢上网,越来越成为平常事。因噎废食,因网瘾悲剧而反对孩子上网,决非明智之举。但家长要关注、引导孩子安全上网,预防其沉迷于网络游戏或色情、暴力和毒品等内容。一旦发现孩子上网成瘾等问题,一定要与有关方面联系,向专业人士请教,对症下药,耐心帮助孩子一步一步地走出迷途。
    少年期是亲子之间关系最容易出现危机的时期。孩子发生一些不当行为,产生一些父母意想不到的逆反心理和叛逆行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这过程中,父母的一些看法、做法,那怕是完全正确、合理的,都可能会导致孩子产生逆反心理;而孩子的逆反心理得不到适当的渲泄,累积到一定程度,碰到某一刺激,就可能一触即发,出现种种难以想象的对抗,令父母措手不及,痛心疾首。这时,父母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沉着、沉着、再沉着,想方设法同孩子沟通,化解矛盾。一时冲动,失去理智,就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说到底,问题关键在于父母的素质。为了孩子的幸福,我们要适应社会进步,与孩子共同成长,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心理素质,逐步增??了解子女、分析情境、运用教育方法以及自我调控等方面的能力,做一个合格的令孩子和学校、社会都满意的家长。(点评人:吴奇程)

新闻案例十:

    【男童不听话被父亲打屁股致死,悲剧后应痛思】(图)
    来源:扬子晚报

    张某站在法庭上悔恨不已。
    “打屁股没什么危险,不会打坏他。”跟不少家长一样,当得知儿子在幼儿园不听话时,徐州一名单身父亲张某气急之下,挥起木棒,对着孩子屁股一顿狠揍,儿子躲开后,他又抓来继续打,前后持续约20分钟。可万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去喊儿子起床上学时,竟发现孩子身体发凉,已经气绝身亡。“肠子都悔青了”的张某事后被警方带走。12月8日,徐州市鼓楼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一起特殊的案件,张某被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起诉。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简单粗暴,儿子在幼儿园调皮回家被棒打
    现年35岁的张某中专毕业后,在徐州靠给别人修理电器为生。2003年结婚后两年有了宝贝儿子,后来家庭矛盾增多,2006年8月张某和妻子离婚,当时1岁多的儿子被法院判给张某抚养。张某离婚后到南方打工,儿子由张某父母照看,后来送去幼儿园。张某曾想与前妻复婚,但因女方家人反对未成,前妻也不去看孩子。
    去年底,张某回徐州生活,当听幼儿园老师说,儿子家教不到位、不服管教后,他便在今年3月20日将儿子从父母处接走,自己租房照看。4月12日下午,张某去接儿子时,老师又说他调皮,吃饭、睡觉不老实。回家后,张某让儿子在房间反省。
    晚上7点,张某叫出儿子,小孩说自己以后会改。张某就让他做题目,可儿子表示不想做,张某觉得儿子又不听话,气急之下,一手按住儿子后背,一手抓来一块木棍,对着臀部打了几下。儿子挣脱后,躲到电视机柜旁坐在地上。张某又把儿子拉过来,抱回床上继续用木棍打臀部、大腿等处。其间,儿子用手挡,去捂臀部,结果手也被打了。直到儿子说“爸爸,我渴我想睡觉,我以后改了”,张某才停手,拿酸奶给儿子喝下。儿子只喝了两口很快睡了过去,张某给他盖上被子,到另一房间休息。
    伤心欲绝,早上叫儿子起床时发现已经身亡
    第二天早上,张某去喊儿子起床上幼儿园,可儿子毫无动静,掀开被子一摸,儿子身上都冰凉了。惊骇不已的张某赶紧拨打120,等120急救人员赶到时,孩子已经身亡。后来,张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警方带走。
    又伤心又后悔的张某事后交代,那天晚上他断断续续打了20分钟左右。后来张某交代,自己非常喜欢儿子,打他完全出于爱孩子、想让他学好,绝没想到会把儿子打死,更舍不得打死。
    那天晚上,张某把木棍缠了胶布,担心上面有刺扎着儿子;都说打屁股没什么危险,于是他对着儿子的屁股下手。然而,当儿子被打得坐在地上,发现地上有血印;打完儿子,发现儿子屁股上渗血了,床上、被子上也有血印时,这位粗心的父亲认为没出多少血,应该问题不大,加上当时儿子又要睡觉,就没带儿子去医院。
    正是这顿暴打要了儿子的命。法医鉴定显示,张某儿子的下腹部、腰背部、双臀部及大腿广泛性皮下出血、扩肌肉内出血,脏器内小血管空虚等失血征象,是被人用钝性物体多次击打造成的,这也导致其创伤性休克,心脏骤停。
    悲剧后的痛思!5岁孩子身体1/4出血就会造成休克
    为使悲剧不再重演,该案特邀心理学家和医学专家作为人民陪审员,参加庭审。法庭辩论结束后,医学专家对张某进行法庭教育时指出,对5岁孩子来说,身体1/4出血就会造成休克,呼吸骤停,“如果两个小时内能去关心一下,孩子是有救的。”而且,认为打屁股不会对孩子造成过大伤害,是错误观念,并非只有打孩子的头部、胸腔等才会造成死亡。
    心理学家也指出,张某与妻子离婚也是这起悲剧的原因之一,孩子长期处于冷漠、孤僻、没母爱、被抛弃的状态中,好动、调皮、放任,不想学习只是希望引起大人的关注,都属正常。张某本人压力大,工作不顺心,无处发泄,孩子稍不如意就棍棒相加,表面上孩子屈打认错,但对孩子心灵创伤更甚。所以,与孩子互信沟通,远比棍棒相加有效。
    据了解,父母因过失致亲生子女死亡的,这并非第一例。公诉人以张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诉讼,建议在有期徒刑3—5年内量刑。尽管张某及辩护人对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没异议,但对具体处罚程度,尤其“被告人是否算自首”等问题有不同意见。张某家人、朋友等近50人联名请愿,希望法院对张某从轻处罚。(通讯员谷萱实习生吴姗本报记者于英杰)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