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孩子,把你的手给我2

9年前 [10-12 16:47 周三]

第一章   他们和我们

我们的关心与他们的需要
安迪的妈妈说:我对我儿子的全部希望,就是他能幸福、平安。
十四岁的安迪说:我真希望她能别再谈论我的幸福。正是她使我的生活变得很不幸,她的抱怨和担心快把我逼疯了。

乔伊的妈妈说:看到她马上要到外州去上大学,我都快活不了啦。她还那么小。我太想她了。她是我的全部。

十八岁的乔伊说:我妈妈希望能替我生活。如果她能做到的话,她甚至会替我呼吸。她认为我太娇嫩了,如果她不为我打伞的话,我就会被雨打烂。我真希望她能让我过自己的生活。

阿诺德的父亲说: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他能在生活中成功。

十六岁的阿诺德说:我对父亲的建议真是烦透了;他总是谈我的未来。实际上,他是在毁掉我的现在。我对自己都没信心了。我感觉自己像个失败者。

我们的担心与他们的感受

莱纳德的妈妈说:“我很担心我的儿子,他不会照顾自己,经常生病。”

十六岁的莱纳德说:“我母亲喜欢扮演医生的角色,这让我很厌烦。有时,尽管她已经很累了,可一听到我咳嗽或者擤鼻涕,她就立刻会变成一个长跑运动员。如果我在地下室打个喷嚏,她会立刻从阁楼上飞跑下来。说:

“‘上帝保佑你,儿子。’

‘怎么了,你是不是感冒了?’

‘让我看看。你真不会照顾自己。’

‘你不应该在外头待到这么晚。’

“妈妈就像一架直升飞机一样在我头顶盘旋,我周围都是她的噪音和大惊小怪。我想我有权利打喷嚏,而不用做任何解释。”

安东尼的妈妈既伤心又生气地说:“我儿子要去参加一场派对。所以,我跟他说,‘儿子,玩的开心些,但举止要得体哦。’他看着我,好像受到了攻击一样,然后冷冰冰的说‘不用告诉我该怎么做。’现在,跟他打招呼都成了危险的事。他把我当成了什么人了-----他的敌人?”

十五岁的安东尼说:“我母亲让我很恼火。她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对待。总是说:

“‘举止得体点。’

“‘站直了。’

“‘别拖着脚走路。’

“‘用餐巾擦。喝汤别出声。’

“我真希望他别再教我这套社交礼仪了。”

有可能和平共处么?

没有人能够怀疑这些父母的用心:他们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幸福、健康和平安。然而,他们的努力经常得不到回报,他们的爱经常得不到回报。十几岁的孩子对不请自来的关注和建议感到愤怒。他们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独立和自主。他们需要感觉到,不用父母的指导,自己能够找到自己的路。他们就像一个需要贷款而又希望自己财务独立的人一样。不管父母的银行多么乐于相助,这些十几岁的借款人都会对借款利息感到怨恨。帮助会被看成干涉;关心会被看成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建议会被看成是发号施令。十几岁的孩子把自主看的高于一切,尽管对自主还有点恐惧。任何干涉他们自主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十几岁孩子的父母面对一个两难的困境:在帮助被怨恨时,如何提供帮助;在指导被拒绝时,如何提供指导;在关注被当成是攻击时,如何进行沟通。阿尔文,15岁,他的父亲说:

“我和儿子的关系是一个充满错误的悲剧。我是他的朋友,他却认为我是他的敌人;我想得到他的尊重,而得到的确是他的轻蔑。”

父母和他们十几岁的孩子能有尊严地和谐共处吗?只有在一定的条件下才可能。这些条件是什么呢?本书描绘了通往和谐共处的路线图。在本书中,我们将讨论父母和十几岁孩子的和谐共处,并介绍一些使父母与孩子以尊重和尊严相待的方法。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