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谁能为社区服务作业提供服务?

10年前 [08-17 14:59 周三]

      这个假期有两项书本以外的作业,一是社区服务、二是社会实践。对此,我一直怀抱美好愿望,相信学校布置这些作业,是为了促使学生把视线从书本延展到火热的生活。

     

      在我的认知里,认识社会是适应社会的前提。孩子接触社会,有利于他们尽快发现并调整自我,最终实现自立。所以我非常赞赏学校从能力培养着眼,适当布置和引导学生完成这类作业。
      但是,在他着手社区服务作业的过程中,我却倍感失落。

     

      我家住的是单位宿舍,不象新兴小区有完善的社区管理。之前我曾想过,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会想点办法介绍他到单位附近的社区。但他没找我。不仅没找我,还打听到了我们宿舍也有归属社区。想想我从90年代末驻扎于此,却到如今才从他嘴里得知,原来我们这老宿舍也是有组织的,有点惭愧。

     

      上月底他先后到社区办公室去过两次,但运气不好都遇上铁将军把门。
      这之后,他花了点时间和精力参加社会实践,到公园和公交车上演讲、唱歌,锻炼表达的同时,也算宣传了下文明创建。这件事让我万般讶异,向来羞怯寡言的他,勇气从何鼓起?

     

      回头说社区服务这事。他是一门心思真想去干点儿事的。前两天又去了社区办公室,这次有人了,可要求出示户口。

      他于是返家拿户口,来回十几分钟路程,再加上上下六层楼,浑身汗透可想而知。拿着户口再到办公室,领导不在了。办事员让半小时后再去,于是重复步行+上下六楼。半小时后,衣衫未干,领导回办公室了。

     

      他很诚心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抄写黑板报、打水扫地什么的都可以做。
      领导干脆利落:就是要盖个章撒?
      话音未落,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空白表格,“啪”地一声大红印章上去了。

     

      大概这个场面是他未曾有过心理准备的,一时之间瞠目结舌。
      尽管什么活儿也没干成,但我还是要表扬他几句:在最后离开社区办之前,记得给自己争取了机会:如果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可以找我,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您。

     

      到这一步,社区作业算不算完成了呢?表格处的空白内容可以任意填写,那个红红的印章已然在上,醒目如炬。

      我很有点失落。谁能给我们孩子的社区服务作业提供一点实实在在的服务呢?哪怕只是一次办板报、烧开水、花坛除杂的机会?都说孩子代表未来,少年强则国家强。但是孩子的教育从来不是深锁于家门或校门就可以独立完成的,而是从属于整个社会教育之中。换言之,孩子的成长,社会、学校、家庭都在起作用。


      我们所要求孩子做到的诚信、严谨、认真、勤劳等等品德品质,都还需要社会大环境佐证和支撑,这同样是孩子们可以接受的最大的人格教育资源。

      只因为,孩子会以自己的眼光来吸收社会给予他们的种种信息。

石宣家庭教育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