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家庭给了药家鑫什么样的影响 (转)

8年前 [04-22 12:53 周五]

药家鑫杀人案的报道出来后,公众的普遍反映就是无法理解——他为何要这样做?人们只好把他斥责为“疯子”、“恶魔”。然而,人不可能天生就是“恶魔”,有必要追问,是什么样的后天环境,塑造了这样一个人。

药家鑫21年人生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度过的,他的家庭,对他的性格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随着更多信息的披露,我们得以看出一些端倪。

药家鑫有个怎样的父亲

中国父母习惯对孩子展示权威

他的父亲是典型的“权力型人格”

心理学家弗洛姆总结过一种“权力型人格”,就是指一个人强烈渴望别人顺从自己的意志,一旦不顺从就会让他怒火中烧、暴跳如雷。家庭、尤其中国家庭是这种人格最容易施展的场所,因为中国家庭给了这种人格最少的制约。

与一般人的认识不同,“权力型人格”并不是简单的“命令——服从”逻辑,它的真实逻辑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投入——回报”,也就是说,他把对你的命令视作投入(我花了这么大价钱让你练琴),把你的顺从看做对他的回报(你好好练琴就对了)。

第二种是“贬损——听从”,也就是说,他对你永远不满意,永远否定,你做的差,他说你“不争气”;做得好,他说你“翘尾巴”或“还不够”。总之,你永远还“差得远”,应该听从于他。

从新闻报道透露的信息看,药家鑫的父亲很符合这种人格。他一方面自认为对儿子倾注了全部的心血,要求儿子绝对的服从;另一方面,他很少认为孩子有做好的,不会去表扬孩子。

这样的父亲容易对孩子惩罚、憎恶、刺激、贬低

孩子未必会喜欢父亲的这种投入,反而往往想逃离,也就是不顺从父亲的意志。以药家鑫的家庭为例,父亲对这种不顺从,会表现出惩罚——拿皮带抽、关地下室;憎恶——对你失望、觉得你倔,甚至说出“你那么丑,没有人会喜欢你”这样伤人的话(得有多么大的憎恶才能说出这种话啊,而且越是憎恶,越会看你哪都不顺眼,动辄得咎);刺激——误以为孩子的不顺从是因为自己的投入还不够大,所以辞职回家专门看管你,以加深投入来刺激你,让你对自己的不顺从内疚。这些是对第一种逻辑破裂的回应。

而在第二种逻辑里,父亲会靠经常的贬低你建立他的领导地位。

药家鑫实际生活在一种“家庭恐怖”中

心理学家武志红把这种父亲对孩子的暴力(包括冷暴力)称为“家庭恐怖主义”。的确,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家庭还不够恐怖吗?药家鑫对自己成长经历的主要感受就是“不快乐”、“没意思”、“无价值”、“恨父亲”、“想自杀”。

“家庭恐怖”塑造了药家鑫怎样的性格

药家鑫看起来像个乖孩子 怕父亲

我们说一个人怕蛇,这是很正常的,因为蛇会咬人,怕蛇是理智的行为。但是说一个人有怕蛇的性格,那可能他看到一条绳子都会恐惧发抖,那就不是理智的行为,而是条件反射。这样的性格形成很可能与这个人被蛇咬过有关。

如果父亲总是带给你伤害,久而久之,你就会形成怕父亲的性格。严重的,看到父亲的影子、听到父亲的声音都会紧张出汗,如果看到父亲阴沉着脸,那就更会惴惴不安。父亲(条件)意味着不好的感受(反射),越是接近于要攻击自己的父亲形象(比如阴沉着脸的父亲),就意味着越不好的感受。

药家鑫就是这样的性格,当问到“你知道些什么?”时——药家鑫回答很简单:知道的只是对父亲的惧怕、别让父亲斥责

进而怕“惹事”

怕父亲为什么会引起怕“惹事”呢?因为“惹事”就预示着那个要攻击自己的父亲将出现。“惹事”本身也许并不可怕(比如打碎一个杯子),可怕的是父亲(会因为打碎杯子呵斥自己)。这时候“惹事”(条件)就会引起不好的感受(反射),唯有把“惹事”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切断——掩盖起来不让父亲知道,才能消除这种不好的感受。

怕父亲的性格影响了药家鑫车祸中的行为

反理智的行为如何出现

药家鑫去投案自首,从理智的角度分析,他当时内心最不好的感受是由什么引起的?——显然应该是可能要面临的死亡,因此他当时应该最怕死才对。

但恰恰不是这样,药家鑫说,“我去投案自首那天,我害怕我爸爸,害怕见到他”(他阻止母亲给父亲电话,因为他太怕父亲了)。也就是说,他当时最不好的感受,不是死亡引起的(理性计算的结果),而是父亲引起的(条件反射的结果)。

车祸之后发生了什么

车祸发生后,从理智的角度分析,药家鑫当时内心最不好的感受是由什么引起的?——应该是闯祸后要赔钱、还可能坐牢等后果。但从药家鑫的性格分析,他当时内心最不好的感受实际还是由“闯祸了父亲会对自己怎样”引起的,这时候,主导他行为的是“把事情掩盖起来不让父亲知道”。

事后药家鑫说,他当时“怕撞到农村的人,特别难缠,我害怕她没完没了地缠着我的父母和家人”。藏在“害怕她没完没了地缠着我的父母和家人”后面的实际意思,是“害怕父母(尤其是父亲)会没完没了的对我失望、斥责”。

“权力型人格”的极端表现——你去死吧

张献忠为何屠蜀

明末,张献忠把四川人杀到“虎豹比人多”的程度,这种残酷一直让人费解。其实这就是“权力型人格”的极端表现。张献忠有一道“圣谕”,文曰:“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意思就是说,我(天)给了你们那么多好处,你们(人)竟然还起来叛乱,我恨死你们了(注:张献忠1644年进军四川,扫除了那里的权贵,并建立了军营式社会,他自认为这是对百姓的保护,但是百姓却受不了这种束缚,反而跟着权贵叛乱)。于是他一怒之下,就让这些“忘恩负义”的人去死了。

“我们对他(药家鑫)的恨,远远大于任何人”

药家鑫的父亲说,“这个(药家鑫),我们夫妻俩为他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他却以自己的行为彻底摧毁三个家庭,我们对他(药家鑫)的恨,远远大于任何人。将来法律怎么判他,都是他应得的”。这段话,浓缩起来不正是:“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父母假借爱的名义对孩子的种种伤害,药家鑫的家庭正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正可谓是:爱,爱,多少伤害假汝之名。

转自:

http://view.news.qq.com/zt2011/yjxfq/index.htm 略有改动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