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四地青年 理想各异

12年前 [11-17 10:36 周二]
四地青年 理想各异--《中国.日本.韩国.美国中学生关于21世纪之梦》的调查报告

 

调查说明

去年10月12日,在由中国社会学会青年社会学研究会主办的「迈向21世纪:青年与青年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研究员何培忠提交的一份关于《中.日.韩.美中学生21世纪之梦》的调查报告引起与会者的极大关注。

此项调查由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研究部,于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在日、韩、美、中四国分别实施。其中,中国调查了北京、上海、武汉、西安、广州、成都、渖阳等7个地区35所学校,2018名初、高中学生;日本调查了长野县、爱媛县、宫城县等10个地区20所学校1996名初、高中学生;韩国调查了汉城等5个地区,2022名初、高中学生;美国调查了芝加哥等18个地区18所学校,2019名初、高中学生。

 

展望21世纪 中国中学生最乐观 日本中学生最悲观

 

这一调查显示,中国近90%的中学生(其中初中生的比例多达94.3%,高中生的比例占89%)认为,21世纪将是充满希望的社会,这一比例在四国中是最高的。他们认为21世纪人们生活更加富裕、世界更加和平、人类更加幸福。韩和美国青年对这一说法持认同态度的比例仅占六成多。与中国中学生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日本,对21世纪的社会充满希望的日本高中生仅为43.9%,初中生的比例仅有55.6%。而认为21世纪人们生活更加富裕、世界更加和平、人类更加幸福的日本中学生的比例也仅占四成。

认为21世纪贪污腐败现象会减少的中国初中生的比例为63.1%,72.1%的中国高中生认为21世纪的社会秩序会比现在井然,这两个比例均超过了持相同看法的日本、韩国和美国中学生的比例。其中,日本中学生的看法最为悲观。认为21世纪贪污腐败现象会减少的日本高中生的比例仅为10.2%。

90%以上的中国中学生认为21世纪是一个竞争更为激烈的社会,要求每个人比现更有努力奋斗的精神。日本中学生承认竞争激烈的趋势和需要努力奋斗的精神,但在能够发挥自己能力方面信心不足。美国中学生不认为21世纪的竞争比现在还要激烈,但对努力奋斗精神的肯定则超过日本和韩国。韩国支持努力奋斗精神的中学生的比例在四国中最低。

 

完全不同的一代 日本青年问题专家千石保谈四国中学生的不同

 

千石保,日本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此次问卷调查的主要设计者。1928年生,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学系毕业。曾任日本法务省综合研究所教官、总理府青少年对策本部参事官。1975年创建日本青少年研究所。70年代主持的「世界青年意识调查」在世界各国引起强烈反响,被公认为青年问题研究的权威。他先后发表过《日本的小学生》、《比较日本人论》、《逃离公司的青年》、《现代青年论》等著作。他撰写的《「认真」的崩溃》一书最近在中国出版。

关于中国青少年:从调查中可以看出中国中学生对21世纪充满了梦想和希望。中国青少年认为国家前途和个人前途是一致的,他们愿意为了国家和社会生活变得更美好而去努力奋斗,并在这一过程中努力实现自身价值。中国青少年能跨越对某些社会现象的不满而看到更好的将来,他们认为贪污腐败等现象最终一定能消除。中国青少年感到自己国家的前途十分光明。

我认为目前中国培养面向21世纪青年人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以追求高分为主的教育体制。尽管中国青少年对前途抱有希望,但实际上他们对目前片面追求高分的学习心存不满。一个能充分发挥学生各项特长、选优秀人才的教育体制,对培养21世纪的中国青年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日本青少年:令人惊奇的是,日本的中学生认为21世纪是「灰暗」的。从整体上看,日本中学生的特点是安于现状、听其自然、缺少精神和朝气。认为21世纪会更好的日本中学生不到半数,在四个国家的中学生当中是最低的,这是很大的问题。但日本青少年本身并不认为这是个什么问题,因为他们的生活观是享受现在,认为目前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今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再像原来一样去努力奋斗、认真忍耐已经失去了意义。社会经济的急速发展使得传统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念濒于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欲望的急剧膨胀。在这种混沌状态中,日本青少年的主要表现就是对他人、对社会的漠不关心,不思考问题,变得几乎跟动物一样。

关于美国青少年:美国青少年在某些方面跟中国青少年相近似。美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社会中划分的层次很多,有人是富翁,有人是穷光蛋。但在美国社会中始终存在着一种社会公认的价值标准:只要你经过努力奋斗,成功会在远处等着你,穷光蛋也能成为大富翁。

关于韩国青少年:韩国青少年和日本青少年有近似之处,一部分青少年已放弃了努力奋斗,因此韩国青少年分化得较厉害。一部分还在为了理想和未来而努力奋斗,一部分已丧失斗志,悲观失望,在青年人当中出现了吸毒、卖淫等丑恶现象。

 

成功的关键 中国中学生重知识面 日本中学生重朋友面

 

中国绝大多数中学生认为,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是「知识面宽」、「有理想的学历」和「正直」(三者的获选比例均在95%以上)。86.6%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获得理想的学历很重要。美国中学生认为「有理想的学历」、「路子广」、「智商高」和「正直」(以上四者的获选比例均在90%以上)是成功的重要原因。

韩国中学生把「有特殊技能」排在第一位,然后是「对别人热情」和「关心别人」(三者获选比例均在94%以上)。

日本中学生认为「有各类朋友」、「关心各种事,关心他人」、「对别人亲切热情」(获选比例均在96%以上)是成功的重要因素,只有16.6%的日本高中生认为要有理想的学历。

表示愿为别人和社会作贡献的中国初中生的比例为89.7%,高中生的比例为89.8%。但中国中学生当中也出现了「公私兼顾」型的新一代青年人,他们既重视为社会作贡献,又强调个人生活的重要性。九成以上的中国中学生希望成为能够自立的人。

日本中学生以个人生活为核心,支持为社会作贡献的人的比例在四个国家中最少(初中生占59.1%,高中生占65%)。

与其他三个国家的中学生相比,韩国中学生对个人兴趣和有一技之长最为热心。

美国中学生对地位、金钱、成名、有特殊技能等均有极高热情。

 

从政与责任 中国中学生愿意从政 日美韩中学生更重自我

 

对于「不想当官,因为当官就会责任重大」和「不想当官,因为为了当官就得牺牲自我」等观点,美国、韩国和日本的大多数中学生都不想以失去自我而谋求高地位。对于「当了官就能成为有钱人」、「当了官就可以不被别人使唤」等特权思想,日本中学生的支持率在四国中学生中比例最高。可见,日本新一代青年人肯定权力、肯定当官可以谋到好处,但自己却拒绝为此作出牺牲。

而中国中学生对由于当官而带来的责任重大、牺牲自我及损失个人时间等并不反感(持这一看法的中国中学生占到四分之三还多),甚至把地位高、当官等作为人生的重大目标。这说明「官本位」思想在中国年轻一代身上依然有影响。

在对自我特点的评价中,中国初中生和高中生肯定自己「乐于助人」的比例都是最高的,分别达到16.3%和17.8%。在这一点上,韩国中学生和中国中学生较相似。日本中学生重视「交友」的比较多,五分之一的中学生认为自己「和谁都能合得来」。而美国中学生对自我特点的评价没有突出点,在价值观多样化方面最为突出。

在人际关系方面,日本中学生自我主张的意识很强,但在交往中似乎缺乏勇气。美国中学生自我主张的意识最强,但也承认应同周围人加强协调。韩国中学生将自我主张摆在最优先的位置,对于同周围人的协调不太重视。中国中学生有两面性,每个人都有很强的自我主张意识,也有足够的勇气,但却不喜欢同样主张自我的他人,认为应密切关注同他人关系的协调。

 

选择职业 中国中学生向往白领 美国中学生期望高收入

 

在中国中学生想从事的工作中,选择最多的职业是「律师法官」(初中生占44.6%,高中生占43.1%)、「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初中生占41.9%,高中生占38.3%)、「尖端技术人员」(初中生占34.7%,高人生占30.0%)、「医生」(初中生占36.1%,高中生占35.2%)和「学者教授」(初中生占30.6%,高中生占22.9%)。

日本中学生选择最多的是「公务员」(初中生占26.2%,高中生占31.7%)和「专业技术人员」(初中生占19.5%,高中生占25.6%)。

韩国中学生选择最多的是「中小学教师」(初中生占12.9%,高中生占8.9%)和「演员、歌手」(初中生占9.0%,高中生占5.4%)。

美国中学生选择最多的是「运动员」(初中生占39.0%,高中生占26.5%)、「医生」(初中生占35.6%,高中生占25.5%)、「商店等经营者」(初中生占34.5%,高中生占42.1%)、「企业管理人员」(初中生占34.3%,高中生占35.2%)和「演员、歌手」(初中生占33.1%,高中生占32.1%)等。

从总体上看,中国中学生想从事有一定专业特长的职业的人员多,有明显的「白领」意识倾向。日本中学生对平凡普通但安稳的工作情有独锺。韩国的中小学教师是令人□慕的职业。而能有一个较高收入的职业对美国中学生有很大的吸引力。

(摘自《中国青年报》99.10.21)

石宣家庭教育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