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我觉得还是当老师好!”

12年前 [01-11 03:17 周日]

“我觉得还是当老师好!”

 

寒冬腊月,气温虽低,但天气晴朗,阳光还是能温乎乎地洒满简朴的小院,让人感受到主人家的温馨……

日前,笔者带着诚挚的问候,怀着崇敬的心情再次走进山东省宁阳县第一中学,拜访了已82岁高龄的恩师——赵长城老师和80多岁的的师母,再次聆听到恩师和师母以对亲生孩子般的慈爱对我的谆谆教诲。

 

魏巍让我们一同感动

刚进门的时候,师母对去年曾经来过一次的我一时没有完全认出来,毕竟80多岁的老人了,而且长年多病,容易忘事是很自然的。

“去年这个时候新国来过的,还带来了有魏巍照片的《中国教师报》哩!……”赵老师在一旁提醒师母。

 “是的,是的,来过。”师母一下子想起来了。

“魏巍去世了!”师母忽地抬起眼看着我,似乎一听到魏巍的名字,师母立即为之一振,从师母的眼睛里,我读出了她对魏巍去世的惊异和难过。

“我知道,老师,师母,我也很难过,写了篇《‘我的老师’——三哭魏巍老先生》……”我把专门带来的262期《中国教师报》呈给师母。文章中我谈到魏巍老先生的一篇《我的老师》对我的深远影响,谈到2007年魏巍老先生在接受中国教师报记者采访的时候,回答过我作为读者的问题:“一个好老师会对学生的一生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谈到了恩师赵长城老师曾经对我的关爱。

“我看看,我看看……”师母忙不迭地接过报纸,戴上老花镜翻看,那认真的模样令我好感动。

“当年魏巍将军的风度真是难忘啊!”年事已高的师母一下子来了精神,不时地将眼睛从报纸上移开,若有所思——她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仿佛一下子回到了1950年跟魏巍见面时的动人场面里,幸福之情溢于言表。1950年上半年的一天,魏巍将军在参加抗美援朝前夕,来到山东省曲阜师范(曲阜师范大学前身,建国初期创办)作报告,“当时在学校大操场上,我们全校的师生都听了,那时我二十多岁,我跟你赵老师1949年考入曲阜师范,是同班同学。魏巍当年也就30岁左右,已经是将军了,那天他穿一件军人风衣,气宇轩昂,风度翩翩,你不知道魏巍当年是多么英俊啊!那是我们唯一一次亲自听魏巍给我们做报告,后来魏巍就到抗美援朝前线去了,再后来就读到了将军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那时的魏巍的作品是不是就已经很有影响了?”我问。

“当时他别的作品影响还不是很大,”师母说,“自从《谁是最可爱的人》发表以后,魏巍的名字就家喻户晓名震全国了,有点文化甚至能读点书识点字的几乎没有不知道《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也几乎没有不知道魏巍这个名字的,影响太大了!……”

随后,赵老师和师母你一言我一语讲述起当年抗美援朝时期的一些往事,时隔半个多世纪,记忆模糊处,还引起了两位老人的争论,但师母说她清楚地记得战争爆发是在19501025日。回忆往事,两位老人变得十分健谈,谈到高兴处发出爽朗的笑声,两位老人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他们的年轻时代——那是多么温馨幸福的回忆啊!

“我去请照相师傅!”

因我一直没有两位老人的照片,这次来,我专门带了相机,在我的提议下,两位老人十分高兴我们能照几张相。赵老师马上坚持到街上请来了专门照相的师傅。

赵老师忙着搬椅子,根本不让我着手,师母也在屋里找凳子。看着两位老人忙忙活活的高兴劲,我不住地按下快门,在老师简朴的房间里、小院里拍下了一个个温馨的镜头。

“我还有两盆花哩!”赵老师将室内的两盆花搬出来,放在院子里圆形的水泥板上,旁边是两把椅子,这就是我跟恩师和师母照相的场景布置。

“××,过来照相哩!”我没听清赵老师喊了师母什么昵称(或许是师母的小名或学名),但从那声亲切的称呼里我听得出曾经同班同学后又相伴一生的两位老人相敬如宾的深厚感情。

赵老师和师母神态自然,面目慈祥。这是我师从赵老师直到工作20多年后的今天,第一次跟老师和师母一起照相。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站在赵老师身后,站在两位老人身后,我感觉在我的前面,他们不仅仅是我的老师,我的榜样,更像是慈爱的父母。

“我觉得还是当老师好!”

照完相之后,师母再次双手捧起桌子上的那份《中国教师报》来读,赵老师则神情专注地看着263期《中国教师报》上我的一篇《珍藏的作文本》,那是我写给赵老师的,两位老人拿起报纸就一直没有再离手,不时地抬起头来说上几句,我静静地聆听他们的教诲。当赵老师看我参加中国青年报社主办的 “感恩母校感恩家乡” 大型征文活动作品《怀念恩师赵长城》获奖证书的时候,我看到了老师欣慰、幸福的笑容。

“我觉得还是当老师好!老师面对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人有感情啊,他们不是机器,机器没有没有感情……”师母简短的几句话让我感受到了她对教师职业的理解和挚爱,也让我深刻体会到老师的为师之道就是要对孩子们有感情,对教育有感情,要爱孩子。

随后,我跟师母谈起了赵老师给我们讲课的生动有趣。“上课得让学生愿意听,只要学生愿意听你的课,就会喜欢你教的学科,他就会喜欢你这个老师,就不会在课堂上睡觉……”师母说,“一中的很多老师,尤其年龄大些的,大半以上,包括已经退休的几个老校长、副校长,县里的很多老干部,都是你赵老师的学生,全国各地的那就更多啦,只要有空他们就来陪赵老师玩哩!”

赵老师一生在教育战线上默默无闻,兢兢业业,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以高尚的人格、严谨治学的的态度,传道授业解惑,教书育人,培养了无数的得意弟子,遍布全国,桃李满天下。我有幸成为赵老师的学生之一,曾经跟随他老人家学习。说起赵老师的学生来,师母满脸的自豪和骄傲。赵老师在一旁听着,一会儿沉思,一会儿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在中间插话。我相信,他老人家从事了一辈子教育,当老师的体会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谈得清的,也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概括得了的,但爱学生爱教育一定也得是他最深刻的体会。

 

“心情好就是幸福……”

 

“孩子,你记住:无论做什么,就要用心去做,”对面的赵老师跟我谈起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幸福观,“一个人,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谁也避免不了,人这一生,身体终究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唯一能够留下来的就是一个人的价值,大人物是这样,小人物也是这样,能做大事做大事,不能做大事把小事做好,就是你的价值。无论做大事还是做小事,只要你尽心去做了,给社会留下值得纪念的东西,你就是不朽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比如,写文章,写不了大部头的,就写小点的,无论多小的文章,哪怕有一丁点价值,跟你写大部头的文章的价值是一样的,因为你努力过,曾经写过这么一页,你死了之后,身体没了,但你的文章留下来了,你文章里的精神价值留下来了,留给了别人,留给了社会,这就记入了历史,有这么一道痕迹,这就是你的价值……”

“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没有白过,没有白活……”我插话道。

“对,你说的很对!”

“我不嗜烟酒,不打牌,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看报,我和你师母每年都订六七份报刊,不读书报是不行的。像《读者》、《青年文摘》、《思维与智慧》、《炎黄春秋》、《南方周末》等等都是我们爱看的报刊,这两年又看上了《中国教师报》。我现在心情很好,心情好就是幸福……”赵老师虽已82岁高龄,但耳不聋眼不花,报纸上的6号小字也能看得很清,思维还很敏捷,语言十分清晰,体格硬朗,这与他多年不间断读书读报应有很大关系吧!

“人得有精神,”正在埋头看报的师母抬头面向我,笑着说,“好多年了,我头疼、腰疼、肚子疼,还有鼻炎,我是多种病菌的奴隶,但我一直在跟病菌搏斗……”师母说话的风趣,积极乐观的精神,还真让我看不出她也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

正午时分,太阳已高高地挂在天空,阳光更加暖和了,站在不大却阳光普照的简朴小院里,周身感觉不到隆冬季节的寒气逼人,倒觉得遍身的温暖——这是恩师家的小院……

临别之际,两位老人执意将我送出门外,赵老师跟往常一样,一直牵着我的手送出老远,我再一次感受到恩师一双有力的大手,阵阵暖流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我的手上,传遍我的全身,传到我的心里……

 

后记

恩师赵长城,生于1927年,1949年考入曲阜师范(曲阜师范大学前身),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赵老师曾任教于抗美援朝残废军人学校,1954年,山东省宁阳县第一中学建校后,赵长城夫妇调入任教至退休。赵老师一生俭朴,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以其高尚的人格、严谨的治学态度、扎实的教育教学功底,兢兢业业,传道授业解惑,教书育人,赵老师教过的学生无数,遍布全国,桃李满天下。

赵老师夫妇现居住在二十多年前建造的一座小院里,室内没有任何高档家具及现代化设施,所有物件几乎都是几十年前就使用的,床头柜上是一叠整洁的旧衣,一只书橱里摆满了早已发黄的旧书报和近年订阅的新报刊。小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多年不用的自行车、早年使用的一个炭池子、几根引火用的木柴等等杂物各有其位,碎、多但不杂乱,显示出赵老师夫妇喜爱干净整洁的生活习惯。

赵老师不嗜烟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就是阅读书报和喝茶。赵老师一生淡泊名利,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他获得过什么荣誉,甚至不知是否是高级教师,我只知道他具有深厚的语文功底,县内的很多文物古迹碑刻都是由他翻译的,1985年他就曾参与宁阳县志的编修工作,没人知道他有什么官衔,但都只知道他是德高望重的宁阳县多年的政协委员,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

 

附图:

 

简朴的小院

 

 

师母在读262期《中国教师报》上我的拙作《我的老师——三哭巍巍老先生》

 

 

 

 

 

 

赵老师在读263期《中国教师报》上我写给他的《珍藏的作文本》

 

 

 

 

 

 

 

 

“魏巍将军风度翩翩,你不知道当年他是多么英俊呀!”

 

 

 

温馨的交流,甜蜜的回忆

 

温馨的交流,甜蜜的回忆

 

阅读的幸福

 

 

 

欣慰(赵老师在看我的拙作《怀念恩师赵长城》获奖证书)

 

“照相喽,摆上两盆花!”

 

赵老师为我们的照相忙忙碌碌

 

 

恩师和师母

 

我跟恩师合影留念

 

 

这是我慈爱的父亲一样的老师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思想者”甜蜜的的回忆

 

 

“心情好就是幸福……”

 

我的中华家庭教育网

返回

您尚未登录系统